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yandge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生活與現實間的擺盪躁動 – 剖析隨性 Random 最新專輯《中年病》

文:WS33 圖片:隨性樂團 我們度過迷走的青春,在轉大人後來到這個噴射時代,想你的時候點一支煙,喝醉了做著紫色的夢,當想要改變拼性命尋找光明的出口,會不會到頭來只是出一支嘴中年病的藉口。當男孩成為了男人,不像以前的揮霍青春,不如以往的體力無限,有時迎接新生命誕生的喜悅,有時無預警面對離別的痛楚,征服世界變成了適應這個世界,好想長大變成不想長大,未來究竟欲如何,或許就如伊塔羅.卡爾維諾在《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中所述,生命存在的沉重必須以輕盈的態式來承擔;也就是讓追求輕盈的歷程成為對於生命之沉重的對抗,而隨性 Random 用睽違四年的全新專輯《中年病》,將輕快爽朗的節奏與詞韻透過人生的精萃,直接且充滿力道的引領您面對看似平順卻顛頗不堪的人生道路,或許這就是能為您解癒,隨之甩開煩憂的搖滾心靈雞湯。   對於中年,我們正在挑戰認清這個事實   「歌德之王」Nick Cave 曾如此說道:「樂團是一個充滿生氣的生命,如果無法成長,樂團就會死亡。所以供給養分的方式就是透過刺激創作,讓樂團保有活力。」或許這與主唱蛋糕、吉他手takwho、貝斯手卓杯與鼓手含書這四位身為台灣龐克搖滾史從萌芽到繁盛的見證者之一,有著不謀而合的默契。開玩笑說著「時候到了!」繼 2013 年《人生路途》、2015 年《良禽》與 2018 年《噴射時代》,全新台語創作專輯《中年病》彷彿隨性 Random 對於自己以及樂迷、樂壇的全新刺激。帶著各自的人生經歷,吉他手變身神秘新角色takwho,用滿溢躁度的破音堆疊出多面旋律,輔以卓杯動感明確的貝斯聲線,以及含書粗礪直接的鼓點,經主唱蛋糕鮮明地刻鏤步入中年人生的體現,讓以往融合龐克、金屬、Funk 展現的音樂型格變得更加質樸純粹。「這不只是中年都是病,住院要人命看似玩笑的認真話,《中年病》有許多自嘲的大叔幽默、中年的哀愁,我們也在挑戰認清這個事實。」     好好把握青春,你會老我會大 《中年病》像是個將人生百無聊賴的紋理加以咀嚼、剖析後,面對樂迷所投出的一顆經過縝密思考的快速直球,不僅對於年輕樂迷而言就像是再現生活的日常,我想同是步入中年的樂迷在熟悉的旋律交織外,更會有著身歷其境的體驗。有趣的是在搖滾的反動底蘊間,《中年病》暗藏著許多貼心的叮嚀,如〈拼性命〉鼓勵大家不要管外面的人怎麼看,賭上一切、全力以赴;〈你的聲音〉提醒著面對離去莫有遺憾,把握時機;〈藉口〉訴說著別再做夢要腳踏實地;〈出一支嘴〉從過來人的角度告誡著別出張嘴整天抱怨;〈光明的出口〉希望大家面對各個挫折能轉個念頭,一起放下負面的想法,尋找希望、不要放棄尋找光明的出口。其中〈週轉〉不僅在那卡西與急遽反差的搖滾鋪陳間流露一絲借錢應急卻討不回來的無奈,透過製作人在歌曲最後加入的口白,讓主唱蛋糕在錄製過程中留下最深刻的感觸,將這首單曲優先推薦給所有樂迷。「尤其那句有借有還才是好兄弟,大家應該心有靈犀吧!」透過《中年病》隨性 Random 想告訴大家,好好把握青春,如果青春已過更該好好珍惜每一刻當下,把握時間,對了還有健康真的要顧,賣鐵齒!     我們就像三菜 feat 滷肉便當外加滷蛋這樣帶勁 包覆著生命經歷的酸甘甜,縱使說過成熟的人不玩團,卻用成熟的態度譜出精彩的詞韻與旋律,造就了《中年病》這張五味並陳極具醍醐味的台語搖滾新作,隨性 Random 目前正於 flyingV 進行專輯發行計畫,並預告解鎖第一階段達標後,會有新的周邊商品與新 Live 企劃釋出。期待與鐵獅玉玲瓏共演,挑戰到更多國家進行演出,或許我們不會再見到下一首〈想你點煙〉這樣的傳唱神曲誕生,也不會再見那個身著科學小飛俠戰服在小草地音樂節活躍的身影,不過就像三菜 feat 滷肉便當外加滷蛋這樣的豐富有勁,隨性 Random 將持續以讓人難忘的作品陪伴中年聽眾與青年聽眾,一起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隨性《中年病》募資火熱進行中! 【點擊連結】進入募資頁面,一起幫隨性週轉吧! 。《中年病》這張專輯!
2022-11-17

不安而寂寞的世代群體 絕命青年用歌曲接住每個陷落的你 —— 絕命青年專訪

文:Peas Lin 圖:絕命青年提供   從雞蛋蒸肉餅到絕命青年,從香港到台灣,從團體回到自身,從巡遊全世界的演出回到被迫封閉的生活,從動盪光景到穩定日常,跨越了時間、空間與各式各樣的情緒,體會過在絕境中渴望生存,不斷從當下逃離又期盼重生的心情,以日本末日求生遊戲《絕體絕命都市》為命名原型,雞蛋蒸肉餅團員Soni與Soft兩人化身成為「絕命青年」。   疫情造成凝滯 移居又是一次新生   Soni和Soft認為「同個世代的青少年,無論是哪個國籍或哪裡的人,其實都在經歷一種動盪不安,也許是環境的紛擾,也許是心靈上的掙扎;很多人都想逃脫,逃離生活中的壓力,逃離思想的枷鎖。」因此她們以絕命青年為名,要以自己的聲音反映出我輩此時面臨的難題與困境。   在這搖搖晃晃、跌跌撞撞的時代氛圍裡,搬到台灣發展一直是兩人的想望,她們提到很喜歡台灣的音樂氛圍,也曾想過先試住半年,無奈現實裡太多時候都是產生了念頭,卻有諸多因素阻擋在執行之前,就這樣停留在願望清單,然而在疫情籠罩全境期間,「香港那時候基本上就是凝住了,我們音樂上的工作完全停擺。」當大家都在等待一切恢復正常時,週遭的停滯反而成為她們二人的出口,在生命的空白處,移居台灣這個心願得以被實現。   實際到台灣拓展人生,既是一場幸運的夢,又像一場放下一切的重啟之旅,創作多少在這遷移的過程中有所感應與影響,Soni分享:「我的心態是抱著一個有點期待但又想順其自然的心情,外界的一切都是一種全新的生活體驗,連帶我在音樂上的構思或編排都會有所改變,想要製作的音樂也跟以往有點不一樣。」Soft則覺得「創作不多不少都會有『滯後』,的確在台灣生活的一段時間,會有很多不同的體驗和感受,這些都會化成養分成為靈感。不過因為我們創作有點慢,所以《來一場冒險》主要就是從香港移居到台灣的開展和過程。」   兩人說來台灣就像一場旅行,無論去趟基隆還是高雄,對他們而言都是已經是種逃脫。 從情緒裡生出靈感 不同造成新的創作   新專輯《來一場冒險》在此間誕生,是兩人自我的投射,也想透過自己的心聲去向同輩大聲呼告:「你們並不孤單!」說起決定前來台灣,她們自承其實內心深感前路是一片未知,而這種彷彿身處霧中風景,目光所及一片矇矓的「未知感」,正是很多此時此刻正在漂泊的人會有的同感。   「在過去幾年疫情的高峰期,各國門戶大關,沒有回家的人,就會是處於一個『很久都不能回家』的狀態。有些人是剛踏上離家的征途,有些人則是有家歸不得,有些人更是再也沒有了家。這種茫然的狀態悲觀地去看就是『不安、不確定』,樂觀地看就可以是『挑戰、新衝擊』。我們希望為自己也為別人注下強心針,把前路的一切不安當作是挑戰,把未知看成是一場冒險,也想鼓勵還沒有找到決心實踐夢想的人,嘗試勇敢一點,無論成敗得失,過程才是最重要的篇章,因為那些經歷將會是永不磨滅的回憶。」   在新的環境,幾乎僅剩彼此互相依賴的Soni和Soft,雖有不安,但也因台港兩地差異較小得到些許慰藉,Soft解釋說同樣是繁忙的城市,日常裡感受不到「巨變」,都是在細節上才會感到不同,她舉例台灣會有垃圾分類、住公寓要自己追垃圾車、很多地方沒有行人專用道路這樣,以及任何時候都一定有東西吃!便利店都超大間而且可以內用!等等。除此之外鮮少能意識到「啊這裡不是香港。」 搬來台灣時,兩人抱持著不要一直幻想美好,而是用一種好奇且開放的心態去擁抱新生活的心情面對一切。   而地景的相似,讓Soni有懷念也有訝異,在出門走走時,經過某個路口,會突然有種「這裡跟我香港的工作室那條路好像耶」的感覺,一面想念故地一面也會覺得好神奇自己已不在香港,疑幻似真的念頭隨處可撞見。讓Soni體會到真正的不同,其實是不再與家人同住,在台灣要與「室友」磨合生活習慣時,不過所幸分工很明確,大家喜歡的「家務項目」都不一樣,值得一提的是僅有一次因為掉垃圾的問題吵架,其他日子是塊契合的拼圖,安穩平和。   對這雙人組而言,各種「不同」,其實正是最能刺激兩人創作的觸角,無論那相異是巨大還是細微的,她們說:「到不同的地方認識不同的真實,組成了對這世界無論在文化或是價值觀上多方面的認知。透過觀察和體驗,在不同的國家探索時總會有很多有趣的回憶。每天累積的點滴,都會成為數據庫的一部份,當需要寫歌的時候就會翻箱倒櫃地找出來用了。」   所以從香港到台灣,在每個時空、每個當下,積攥著每次經歷、每種感受,《來一場冒險》也漸漸地生成現有的樣貌,冒險不一定是具體的,也可能是心態上或者對於現況的一點小叛逆,收錄歌曲中有很具象的場景,但更多的是根據這幾年間她們經歷過的許多情境,從心中浮現的迴響與體悟。   說到創作卡關怎麼辦,雙人組說她們一般就是先放下一陣子,然後從別的作品或想法再重新開始。 各種微小跨越與挑戰 都是表達自己的冒險   在新專輯裡,兩人各有自己最喜歡的歌曲,Soft最喜歡觀察社群媒體樣態而寫出的〈我們不要再見了〉,試圖表達一種戲謔與幽默。歌曲開始是拍手的節奏,接著進入輕快的調子,最後轉為在輕盈而趣味地罵人。她自述從某段時間起,身邊充斥著對立聲音,大家都爭先恐後想要表達意見。「可是我覺得『表達自己』或『分享信息』沒所謂,尤其到了後來,有些意見已經不能自由表達,變相演變成一些人單方面的狂轟猛炸,群組變成他們的演講台。我覺得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對錯,信仰什麼是個人決定,但那種想要改變別人想法的執念我不能認同,所以就寫了一首歌,『合則來不合則去』,有些關係的終結是遺憾,但也無需互相勉強。」   Soni則喜歡〈等待〉,她分析這首歌在整張專輯中是最「不流行」的一首。歌曲架構比較不工整,但也代表著顯示著它的獨特,層次更加分明。她坦承自己是一個缺乏耐心的人(特別是等待餐點的時候⋯⋯),這首歌是個對自己的提醒,要更包容地對待世界。而這首歌的成形的歷程,其實正是一種等待,「在很久以前已經有個雛形,就是編曲已經出來一點,不過後來就放下了。然後到台灣再重聽這首歌的demo,就覺得是時候要把歌再拿出來重編,加上過去幾年的學習和經歷,它終於等到自己的面世。」   來到台灣,實際上最衝擊這兩人的,是當只剩彼此相依為命時的「寂寞感」,過去在香港演出,總是一個團體一起出發,或者好朋友也會跟著去跑演出,在場地總容易就碰到熟人。在異地所到之處都是陌生人、新朋友,每逢節日不再有來自四面八方的邀約。Soft也忍不住說:「希望再過不久到了節日的時候會有台灣朋友約我們,我其實不太主動而且會有點怕打擾到別人哈哈。」 以前在香港都是團體行動的二人,每逢節日還不習慣只有彼此度過,Soft也歡迎大家可以邀請她們! 也正因為兩人在這段時間裡無論大環境還是身邊一切都處在持續不斷的變動,整個時代與世代的徬徨、迷惘甚至苦痛,是Soni和Soft實際的體驗,也滲透進了作品,正因深有所感,才想以身傳達,《來一場冒險》這個名稱是個呼籲,想給大家有更多勇氣,裡面七首歌不一定是遠大的冒險,卻都是最真誠的心聲,無論是起身嘲諷社群亂象,或者調整原來性格慢下腳步,冒險沒有被定義,每種生活裡小小的跨越,都可以被視作「冒險」,她們想把聲音投送給所有接收得到的人,被逼到絕境的絕命青年,如果環顧四周,有你有我有她們的歌,沒有人是真正孤獨的個體,就像她們在介紹寫下的,「絕命青年不絕望」,絕命青年是個群體,肯定會在某處找到知音。 絕命青年《來一場冒險》 10月14日|8PM |台北【 !! SOLD OUT !! 】 Legacy mini @ amba 萬華區武昌街二段77號5樓   【絕命青年】《來一場冒險》10/17(一)正式發行! 火氣商鋪購買連結:https://www.fireonshop.com/products/our-adventure-begins
2022-10-13

樂團的開始,緣起於一場離別 — 粗大Band 專訪

採訪撰稿:李昀儒 照片提供:粗大Band   粗大Band源起於2014,在主唱老盧的一場失戀之後,加上原本正在玩的樂團同時解散,於是老盧上PTT樂手板,補齊了貝斯、吉他、鼓手,完成了第一首歌〈在一起〉,於是粗大Band 1.0就這樣誕生了。 衝著一股Pop Punk底蘊,成團至今邁入第八年,準備推出第二張專輯《難道我是一隻怪獸》,除了主唱老盧與吉他手建龍之外,團員已和第一張專輯時完全不同。3.0版的全新陣容,滿滿的能量和火花,分別為主唱老盧、吉他手建龍、貝斯手羊羊、鼓手倪倪。   「3.0的陣容幾乎是在兩年前漸漸成形。」老盧說著重新建團的過程。   起初,朋友介紹了當時抱著“交個朋友也好”心情來試試的建龍,沒想到一拍即合。「我們喜歡的Pop Punk樂團幾乎都一樣,有種好像碰到真正的知音,於是決定試試看一起創作會有甚麼火花。」建龍假裝不甘願地回憶確認關係的過程。   經歷1.0團員更迭,老盧花了好一陣子時間尋找能有更多相似處的樂手,與建龍搭上線後,又遇到了羊羊和倪倪。雖然各自的喜好、個性還是有著差異,但在創作的時總能明確、精準地碰撞出火花;私下常常Hang out 、互相傳音樂給對方。保持個性上的距離,又緊密的合作關係,算是讓團員彼此都達到身心靈滿足的平衡狀態。     因為反抗,所以更堅持的團名   這個團名,是初代團員們一致通過的投票結果。主唱老盧談著這個常被“建議”調整的團名,給了一個溫柔又堅定的答案:「也許這團名代表了我們心中那一點叛逆反抗的聲音,一路上也不斷有朋友或前輩建議我們換名字,但我對這個團名有一種莫名的執著。」   也許正因為這樣的執念,讓樂團始終帶著一點浪漫情懷前進著。乍看之下帶有中二感的團名,讓人直覺是橫衝直撞的宣洩,結果卻是帶著許多人生體悟和自省,咀嚼後,帶點傷感、認真的傾訴。   一隻怪獸的誕生   2018發第一張專輯《Juicy現在》後,迎來的挑戰不只是面對團員們理念與喜好上的差距,還有其他人生難題接踵而來。老盧說著:「那陣子的我真的只有Emo可以形容。」2020是樂團的分水嶺,確定了新陣容跟目標後,就找了當時剛從美國回來的Matt(註:血肉果汁機的吉他手兼製作人),協助我們一起完成這張專輯。   在製作人Matt加入後,3.0的新陣容對於音樂製作有著更精準的目標和四射的火花。無論是在製作面上的品質提升,或是音樂層次和概念,宛如一氣呵成般的堆疊出《難道我是一隻怪獸》的誕生。   「30種感受,十段能量」然後,藍道是一隻怪獸!   30種感受,十段能量,便是團員希望透過十首歌,每首歌代表不同的感受,詮釋出當下的情緒。 難道我是一隻怪獸,探討的是一個Emo男孩,在不知不覺中用孤僻且特立獨行的舉動,破壞了世界的平衡。同名歌曲〈難道我是一隻怪獸〉更是如此。歌詞乍看是憤怒,但其實更多的是對自己的懷疑與反省。 英文譯為《RANDALL the MONSTER》。取自英文諧音的EMO Kid,成了這張專輯的吉祥物:藍道。由上一張專輯的設計師陳宇宙(過度営造 develoop)操刀,有共識的將專輯的概念具體人物化,於是誕生了這隻藍道公仔。   不是想蹭人氣,而是交友廣闊的feature心法   專輯中的驚喜包,還包括ㄧ定要提到的三位不同音樂領域的朋友合作:傷心欲絕的吉他手官靖剛、海豚刑警的主唱伍悅,以及OBSESS主唱魏小。 製作〈大薯〉Demo期間,製作人Matt曾提出,希望加入《我愛台妹》的饒舌感。當下老盧腦中瞬間浮現了官靖剛臉龐。於是,平常就以彼此diss為互動模式,成為最直接有趣的合作默契。結果就是聽起來居然真的有MC HotDog在唱歌幻術。 〈留下來陪我〉是專輯中唯一一首男女合唱歌曲。2018年完成詞曲後,老盧回憶起某天腦中冒出伍悅唱這首歌的聲音,彼此就花了一些時間,把這首男女對唱曲調整到最佳狀態。伍悅完美的掌握這首歌的音域和俏皮感,完成了這首充滿挑戰的合唱曲。 整張專輯最兇狠的一首歌〈狗勾〉,曲風直上Metal Punk。回憶當時錄音,魏小在當天帶著一杯冰美式來工作室,沒有暖身,各種唱腔幾乎都一個Take到位,也讓團員們見識到台中金屬界第一教唱的功力。   直球面對自我的Pop Punk,就是現在的 粗大Band   從第一張專輯《Juicy現在》,到第二張專輯的完成,像是一個尋找自我的旅程。   「我覺得創作上我們成熟了很多」老盧說著。因為新的陣容以及自我的提升,加上製作人的輔助,整體有種裝了加速器的感覺。「詞的部分,因為我自知自己表達能力有限,無法寫出像許正泰那樣成熟溫暖的文字,所以我選擇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感受,用簡單的文字敘述出來。」   籌備這張專輯的過程,歷經不斷自我審視,同時兼顧市場觀察,不僅在音樂上的成長,性格的穩定度也悄悄增加了許多點數。即便這樣的調整,讓彼此需要花更多時間和精力體會玩音樂不再只是做音樂而已:「不做不會怎樣,但做了會很不一樣」鼓手倪倪這樣說著。   從稚嫩的狀態,成天只想耍帥幹大事,結果是無法得到太多共鳴;這次,粗大 Band準備好了。    
2022-09-16

周自從個人台語全創作《自從彼時陣》,你我的生命故事表述

撰文:謝菌Nana 照片提供:周自從 周自從是樂團主唱、音效設計、製作人,也擔任詞曲創作,他的聲音事實上常在生活周遭被聽見,例如大賣場和球場的廣告歌曲,生命歷程與音樂總撇不開關係。小時候家裡會放一些老唱片,父親彈唱吉他,他就跟著父親學葉啟田、文夏等人的歌,從台語歌獲得啟蒙。求學時開始玩團後也會自己找音樂來聽,從日本樂團X JAPAN,LUNA SEA、彩虹到西洋樂團PINK FLOYD,Radiohead,stereophonics等等,在日劇中接觸到久保田利伸和小田和正、在大大小小的 live house 裡看演出,林強和伍佰的台式歌曲對他影響甚深。 那個年代有很多小歌本,父親會看著簡譜和上面的和弦彈奏,他就用那些chords寫下旋律,自彈自唱。吉他確實影響他深刻,他卻坦言自小是喜歡「表演」這件事,最想當搞笑藝人,逗笑大家。只要能夠演出,地方活動甚至百貨公司比賽他都不會錯過。 高中二年級他和樂團成員在樂器行相遇,組團痞克四,當時甚至在頂樓加蓋自己的練團室,以紙箱等現有物件克難地當作隔音設備,也為了玩音樂拼命打工。後來痞克四被簽入唱片公司擔任製作助理,製作出許多膾炙人口的電視電影作品,兩年可以跑兩三百場校園演唱會。前幾年痞克四再次以拾音['Pickʌp]名義發行共同創作的EP,演唱會巧合碰上疫情取消,孩子接著出生,是生活暫停了樂團活動。可是樂團成員一直是比家人還要更熟稔的至交,「現在回想,雖然為了生活不像滅火器等樂團堅持著,還是很珍惜與慶幸有過那段時光。」 助理時期學到許多製作流程跟溝通技巧,近年他則以演唱霹靂布袋戲歌曲為人稱道,周自從的年少時光霹靂布袋戲正盛,劇本講的是江湖情意,又以台語演唱,台語創作的目標自此在他心中誕生。「唱江湖時情緒更要誇張,像實際正在發生這件事,尤其台語的『氣口』(khuì-kháu)和一般唱流行音樂或是樂團歌曲完全不一樣。」他的第一首霹靂布袋戲歌曲是〈暗夜曙光〉,製作人想打破只有道地江湖歌曲的成見,因緣際會找上周自從,回歸吉他英雄那種原音重現和嘶吼。 布袋戲的詞曲依舊需要保留江湖道義,演唱時參與者都要共同調適,但夾雜文言文的語句,加以念法和腔調不同,甚至要依據不同角色調整唱法,實際花最多時間在消化歌詞內容跟揣摩角色心境;相同字句每個角色的讀音也不同,要依據生、旦、淨、末、丑去調配力道。例如有「八音才子」之稱的黃文擇老師,就可以一人分飾所有角色。 「我一直覺得台語真的很美,雖然蠻難唱好,但即使純粹唸讀也有旋律性,霹靂布袋戲的歌詞尤其更文言,每一次都覺得自己像在讀詩。聆聽的時候,緩慢消化也是個優美的過程。」 唱片公司的創作雖小有名氣,但都是在完成別人的音樂使命,在因為霹靂布袋戲與台語重新接觸後,又遇到謝宏佶協助他創作台語歌詞,兩人在台語環境中長大,都因無法常態使用自己土地的語言而可惜,為了完善歌曲專輯更找到台語老師糾正詞句。寫歌的動力是和謝宏佶參加各種比賽,積極到被笑說是獎金獵人,卻真的獲得了四個獎,實力可見一斑 。周自從希望能夠發一張別於樂團創作的個人全台語專輯,《自從彼時陣》便跟隨著他的生命歷程發展而有了成果。但他最後停頓後補充,父親愛唱歌,過去差點就要發行一張台語唱片,也許這是他表達紀念及懷念的辦法。 「我老爸很喜歡唱歌,他不像是一個老師,我音樂的起點是小時候我們倆常常輪流彈唱一把破吉他;他是個非常溫柔的人,我小時候身體很差,半夜常急診、也常因為惡夢哭醒。每次颱風或停電,害怕的時候,他會拿起吉他唱歌給全家人聽,用音樂安慰我,我一輩子不會忘記。」 專輯同名歌曲〈自從彼時陣〉與周自從自己的名字有關聯,他其實原名周志琮,可是老一輩的人看到他就會唱起以「自從」為首的相關老歌。「我想把這張專輯說成一個故事。『自從彼時陣』也就是在說故事時作為開場白的『從前從前』。」 〈自從彼時陣〉找宝島材料行 PóTó Hardware Store合作,專輯嘉賓一字排開更華麗不已:滅火器宇辰、先知瑪莉Josh、佛跳牆黃宣銘、百合花奕碩等,不少是前幾年楊大正等人無聊開設的樂團棒球隊,每週颳風下雨都去打棒球,有恩師也有摯友。與黃宣銘的熟識則更早,痞克四時期的暢銷歌〈關於我們〉就已經和黃宣銘合作;前年在「關渡大小聲」認識了百合花,很喜歡亦碩的音樂,〈戲棚下〉的情境想加入南北管等台灣傳統樂器,便由亦碩發揮,他也把所有的邏輯都打破重新編撰。寫給兄弟的專輯最後一首歌〈My Bro〉由滅火器宇辰編曲,趣味的是周自從本來就會編曲,宇辰收到檔案時因為太完整不由得苦笑拜託周自從重新給他只有人聲的版本,最後交出來的歌曲很龐克,很適合這首歌曲的調性,他在最後只調整了弦樂及bassline讓音樂更開闊。     「我不要刻意用某種曲風串聯專輯,也沒有想要去秀出我的音樂或華麗或堆砌,我只想要創造畫面感跟說故事, 每首歌都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敘事。同時從台語詞的咬合、用法等帶到生活中會用到的詞彙,把台語中幽美的詞句誠實唱出來,延續這片土地的文化語言。」專輯是周自從首次完全由自己獨立製作,籌備兩年,真正的製作期卻很短,交給什麼人合作已心有定案,發揮了在製作公司學到的流程化。 回顧十年來有陣子幾乎沒有做音樂,成為在電視台製作音效的上班族,平淡卻也曾懷疑。後來他決定自己開公司成為導演,在拍片過程確確實實體會到自己真的很喜歡跟人群合作,不論劇組或是音樂夥伴,像這張專輯擁有這麼多朋友後援。但這回MV就不自己拍,想要找厲害的人合作也能激盪火花,接下來希望年末之前可以找夥伴們一起進行巡迴演唱會。 對照一路上音樂帶來的魔幻歷程,無關成就的,周自從只是想要能夠持續唱歌給大家聽,就像影響他許多的林強那首〈向前走〉一樣,迷霧裡也探看滿溢的真心繼續下去。 專輯歌曲連結   實體專輯購買請洽火氣商鋪  
2022-08-30

27成熟點,好像可以做到——我是機車少女專訪

  文|呂喬榆 我是機車少女是個為期五張 EP 的計劃,因團長元耕想練習自己創作而發起,自第二張 EP 鍵盤手芷瑄、吉他手沂紳、鼓手仲林陸續加入,終於在第三張《25》的階段完整組建,又擁有了一種面貌:屬於現在所有成員的限定樂團。 《25》也帶來許多新的聽眾,讓他們從瞎槓直播上說的「從沒去過音樂祭」,陸續去了東風音樂祭、浪人祭、貴人散步音樂祭等,同時,全員步入了二十七歲,即將展開《25》的最終巡迴,也預計在演出後不久發表新EP的第一支單曲MV,大聲宣告我是機車少女新紀元的降臨,從青澀的二十五到不知不覺來臨的二十七歲間,我是機車少女展開了怎樣的旅途?接下來又要去哪裡?   抵達更多共鳴   「如果你做得東西跟大眾一點關係都沒有的話,蠻孤單的,我覺得人是本能地想跟群體連結」,芷瑄如此詮釋音樂與群眾的關係,在歌曲〈愛愛不懂愛〉中,他們也表達想與聽眾達成真正的溝通理解,或許就是這份對連結的熱切,使他們現場的感染力深厚。 元耕對演出有極大熱情,他表示除了舞台上,在其他工作、談話或任何場景時,他都其實沒那麼想在那裡,也曾被聽眾稱讚,出生就是為了當表演者,雖認為說法誇張,但又一定程度認同。 這種近似天職的根源為何? 要追溯到元耕和芷瑄從小一起參加的弦樂團,那是他第一次被合奏的神奇擊中,而開始立志創作、與他人發出共鳴。那個震撼似乎是,當人們一起演奏時,紙上的音樂好像才活起來,「我才發現原來是這樣!」,難以用言語表述,不過,元耕講述時震撼的語氣,似乎就完整說明了。   二十五歲到二十七歲間,有個演出對我是機車少女特別重要,那就是他們在玉成戲院拍攝的CINEMAPHONIC Live Sessions,兩首曲目的表演都受到好評,點閱數頗高。羅馬非一日造成,元耕表示,在錄之前他們跑了一個小巡迴,因此彈奏有很顯著的進步,節奏、默契都有到,還因為總有段落不滿意,使得重錄次數高過他團相當多。藉此,他們首次清晰地看見自己演出的樣子,也才真正理解觀眾對他們現場的稱讚,因此決定下張 EP 採取一個創新的嘗試:以同步錄音方式,甚至是邊錄音邊拍攝 MV,將更多當下片段,熱烈真摯地傳導出去。   玉成Half-fu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PLo0Smacto   用怎樣的音樂連結?   談及創作,元耕表示很常被各種電影、影集所感動,他認為電影能不明說地,把難以直接表達,或未察覺的感覺深刻傳遞,也希望透過歌曲傳達給聽眾類似的感受,若聆聽他們的作品,故事性音樂敘事的特色鮮明,可能就是來源於此。 從《25》階段加入的仲林則說道,最令自己著迷、產生創作靈感的東西是海鮮,並透露看動漫《獵人》時,對章魚想成為透抽的情節感動到哭,「我能理解那種透抽之美,夜釣小管的時候,摸它透明的皮,顏色就會變,非常美,這也帶有種矛盾,我很欣賞它的美,同時又必須吃掉、殺了它,才能體會它的另一種美,我常常思考這個。」,或許《25》開始增添的生命力律動,也可以從他對海鮮的熱愛,和愛中張力的思考看見端倪,此外,他們在現場的感染力,按仲林的詞語形容也再合適不過了:「鮮!」。     從限制中解放   剛起步的我是機車少女,以曲風實驗波普(Experimental Pop)向聽眾介紹自己,譬如第一張EP中的〈我的愛〉,模仿老歌式的編排開場,並在後段出人意料地加入龐克變奏,這般對大眾文化直接的揉合,就是元耕最初設想的實驗波普。不過,隨著聽眾、合作機會的增加,還有音樂風格的不斷探索,現在的他們認為不用特別強調了,不再希望自己歸屬於某個音樂派別。 不像他們最初組團時,為樂風歸屬感到焦慮、希望藉「實驗波普」自創圈子,現在的我是機車少女更能消去邊界地看待自身,也擴展了他們對音樂的觀點。   實驗波普轉化成更基本的精神存在他們之中,元耕認為,實驗波普可說是每個創作者都在做的,創作即是一種大眾文化(波普)的實驗融合,也是一種建立大眾文化的過程,而每個人都在其中互相影響、碰撞出新火花。此外,他也延伸出一個相當有趣的看法,從實際的視角看,流行音樂常是實驗的,而許多另類音樂也逐漸熱門、成為流行,因而認為不需要二元地標籤化音樂,「我覺得大家把小眾輝煌化了,但它應該是不具光輝的。」元耕精闢地結論道。 拋開標籤,他們不像過去預期的無法被找到,反而迎向了更廣的群眾,對待自身、世界的眼光也更自信、無設限。     《25》的最終巡迴——27歲成熟點   粉專文案這樣介紹這次巡演:「27歲辦我們25歲的專輯生日趴體,什麼叫做趴體?你懂個pia,我就問你們挺不挺不挺不挺不挺不挺?」 好像就是在粉專,最能頻繁看見他們可愛任性的機車少女魂,讓人會心一笑,雖然我們好像還是一知半解,只大概知道這次巡演是個對《25》的告別宣示,也代表對新階段的迎接,並與該專輯封面的生日派對相呼應,但不管怎樣,速速挺下去的留言紛湧而至,台北場也迅雷不及掩耳地售罄,這就是機少的魅力啊!   元耕還是認真解釋「成熟點」的意涵,他說那不是對現狀的否定和責備,沒有「你就是幼稚,成熟一點!」的潛台詞,「就是覺得好像可以成熟點,好像這是你可以做到的事」如此展露了二十七歲的成長樣貌。  仲林和芷瑄則提到,相較離開校園不久的二十五歲,二十七歲開始希望職涯、生活更穩定長遠,並以成為正職音樂創作者為目標,但除了長遠目標的責任感,芷瑄也說隨著樂團工作經驗,逐漸更熟悉社會的樣子,找到自己與他人、社會互動的方法,因而產生自信,「以前做任何事之前,常會先認定很困難,會預設自己做不出來,現在就會先覺得一定可以做出來,不管怎樣都有辦法」。   元耕同樣透過音樂,有類似的自我探索:「我從小到大很常寫歌給一個對象或地方,《25》後兩年給我蠻大的自我挖掘,開始發現我自己的爛處、好處跟為什麼,所以創作就變成,比較像寫歌給自己」,芷瑄接著補充,「他以前比較像從外界,透過各種工作、交流尋找自己,這兩年會向內心探索,我是相反,以前一直向內,後來開始向外,這好像是我跟元耕在二五到二七的一個鏡像式轉變。」   實驗邁入第四階段 我是機車少女已經開始籌備、創作第四張 EP,主題也將與成熟、自信的轉變有些關聯,問及更靠近第五張 EP 完成,也就是預定解散時間點的感想,他們紛紛表示不太會想這個問題,覺得那天還很久,「就算正在做第五張,我應該還是會覺得很久」,仲林繼續說,「而且很多樂團是沒辦法做到五張的,所以真的做完會多久也不一定,搞不好已經六十歲了」。 元耕這樣總結現在的我是機車少女:「以前會一直想要把東西變成自己的,因為不信任大家,現在我們開始看到自己和團員的長處,機少的輪廓就會比較出來」。好像能夠成熟點的二十七歲,攜帶著樣貌更清晰的機少,他們在那個短暫終點,或說下個中點到來前,盡力拋擲自己給每個當下。   「27歲成熟點」小巡迴售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tour/search/202 我是機車少女Spotify串流:https://open.spotify.com/artist/00RNgtcAow7k32rk5KiUcl?si=q2ofSSJZTm21XHmgx9-dnw 我是機車少女Streetvoice:https://streetvoice.com/imdifficult/ 我是機車少女Instagram粉專連結:https://www.instagram.com/imdifficult1995/ 我是機車少女臉書粉專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imdifficult1995  
2022-08-09

滅火器、聲子蟲、庸俗救星台南三連演:將古城的記憶用 live house 串聯

撰文:張憶文 圖片:攝影-周柏辰、演出照提供-聲子蟲   早在多年前,滅火器就曾考慮過「貨車巡演」,以車為台,深入沒有 live house 的地方鄉鎮開唱(然而認真規劃後發現預算高達百萬,只好作罷)。這次,火氣音樂將概念延伸成「音速游擊 Sonic Shortstop」Live House 快閃店企劃,把所有硬體器材搬運到位於臺南文創園區的茉莉工坊,從 7 月 8 日至 10 日連續舉辦庸俗救星【窗簾】小巡迴、滅火器《火大啦!∞ LIVE》和聲子蟲《A DECADE》三場活動。   開演前夕,我們特別邀請到滅火器貝斯手皮皮、聲子蟲吉他手柯明、庸俗救星主唱家耘、貝斯手晧宇ㄒ,一起來分享對於 live house 的想法,以及心目中的台南印象。   剛剛好的城市   聲子蟲在台南組成,柯明非常期待能回到樂團的原生地演出:「台南是個剛剛好的城市,騎車不用太久就有美食景點,生活步調跟人文氣息也有別於其他地方。我們很多歌都是在台南寫的,真的很愛台南!這裡是我第二個故鄉。」雖然硬體設備可能沒有台北健全,但這裡的 live house 是很有溫度的。   「滅火器某任鼓手是台南人,因此我們早期很常去台南練團、表演。」皮皮直讚當地人的熱情是很直接的:「像之前去拾壹庫表演,很多樂迷都會帶吃的給我們,收到的 當地名產都超好吃。」家耘也頻頻點頭:「因為美食就是台南人的驕傲啊!這也是我們喜歡透過表演去認識不同城市的原因,每個地方的聽眾都有自己的風格和特性。」   庸俗救星還沒去過台南表演,除了即將解鎖新城市的興奮之外,家耘也表示自己跟台南有很深的緣份和情感:「我外婆家在台南,可以回家表演的感覺很不一樣,親戚們無法搭高鐵到台北,卻可以騎車來附近聽你唱歌,讓人非常期待!」   Live House=精神時光屋?   皮皮笑說,小時候對 live house 的印象是禁忌、灰暗又危險:「但第一次看表演時整個被衝擊到,好像是在高雄的八重洲吧,太爽了,也很有趣,會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創作和演出)的。」   家耘和晧宇的看團初體驗都是 The Wall,分別是 Hello Nico 和潑猴。「Live house 很像精神時光屋。」家耘說:「大學會跟朋友去 Revolver 喝酒,每次進去再出來都有種被音樂填滿、被洗滌過的感覺,帶著很滿很濃烈的情緒。」晧宇則是地社常客:「這裡有種,樂團與樂團、粉絲與粉絲之間形成一個群體的感覺。」   柯明以「氣氛出眾的神秘小屋」形容台南 Room335:「在台南演出有種被好好珍惜、難以言喻的親切感。在音樂開始演奏的同時,能將自己與現實完全脫離,真的是身心靈的修煉。」。   問及大家心目中的理想表演環境,皓宇笑著說:「希望在後台可以吃到一蘭拉麵(之前火球祭備受好評的創舉)。」家耘則說很嚮往音樂祭:「live house 比較親密,而音樂祭有種更激情的感覺,不用特別去創造,台下已經有個自然的氛圍,音樂的流動很像觀眾在帶領我們進入這個氛圍中,一起完成很好的表演。」   「對觀眾來說,動線舒服,冷氣夠涼就足夠了!」然而從表演者角度,皮皮更在意後台的規劃:「至少要有廁所,不用到外面跟觀眾一起排隊;或是像我們器材很多,如果沒有斜坡就會覺得有點麻煩。總之希望後台應有盡有。」柯明認為,理想的表演環境需要許多人才與政策一起建構:「目前台灣大城市的演出環境我感覺進步好多!台南也許不見得需要千人規模的場館,反而是有點不完美的小型場館,更能讓台南在音樂文化的發展上更有個性及味道。」   困境與轉化,讓音樂深入日常   聊到南北差異,大家一致有感的是觀眾的熱情和反饋程度。庸俗救星很常去台中表演,家耘覺得台中的聽眾在現場支持度和社群上的互動比北部更多:「其實台北的票最難推!可能因為選擇較多,大家會挑表演看,或是喜歡你的音樂就只在串流上收聽。」而觀眾在現場的反應也差很多,皮皮認為,北部資訊量夠大,樂迷在看表演時蠻清楚知道自己想聽什麼,會認真看表演者在表達的東西是什麼。「南部比較沒有這種感覺,更直率一點,當下聽到喜歡的歌就很 high,不喜歡的可能就沒表情。」   Sherry 表示,自己在台南多年,發現南部的消費習慣更傾向買單大拼盤表演:「自帶流量的表演者比較不用擔心,但那種音樂和表演都很棒、卻沒什麼知名度的團,在台南票就很難推。而大多比較有發展性的團都在台北,可能半年一年才會到台南一次,所以在這裡經營場館真的非常辛苦。」她透露經營場館一年至少要花 80 萬以上的支出,壓力相當大。   「不過我們還是希望能盡量創造新的可能性。」茉莉工坊是舊倉庫重新整修,南臺科技大學投入很多資源,目前有在研議導入虛擬體驗的技術,如果能實現一定會很酷!茉莉工坊是園區最大的室內場域,又獨立一處,除了許多音樂展演活動外,也有不少MV來這取景,可塑性很大,很期待!     柯明補充道,富有個性的場館對樂團風格的形成十分重要:「對台南來說,TCRC 的誕生有點像紐約的傳奇場地 CBGB,樂團得以在此盡情萌芽、壯大,進而豐富當地的音樂場景。當初聲子蟲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得到很多經驗與成長。」   訪談的最後,眾人紛紛表示如果有機會能到不同的場館、甚至到各種空間場域表演是再好不過了!音樂不會只發生在大城市,「在田邊、在山腳、在古厝,希望任何環境都能成為 live house,讓音樂深入日常。」
2022-07-01

「要,就做最大的,大到無法計算」走進 Multiverse 的音樂宇宙

文 / WS33 圖片提供 / Multiverse 如果將台灣的嘻哈場域形容成一片無遠佛屆的宇宙,熱狗與大支猶如大爆炸般奠定宇宙的基石,好威龍(How We Roll)、顏社(KAO!INC)、參劈以及台 Swag 代表搖擺 970 等先進,彷彿不同的星系蘊藏鍛造元素的熔爐,當《大嘻哈時代》就像是場物質激盪的巨變,匯集 SOWUT、YoungLee、wannasleep 與 Yappy 等超新星外,更讓不論主流、地下,甚至各地的饒舌好手得以一展嘻哈的多元面向與價值,在這可觀測時空外出現的馬提爾宇宙,來自台中的多重能量正持續掀起嘻哈的浪潮,不僅攻佔大港開唱、浪人祭、台灣祭等指標音樂盛典,受邀《全明星運動會演唱會》登上小巨蛋舞台讓金曲歌王 Leo 王大聲讚賞,近期更成功挑戰 Legacy 千人專場《靈丹dàn》,乘上五分完售浪頭再創 SNS 社群熱烈討論。如今 B-Mac、Reddog 與套子三位一體的宇宙中心正引發持續進化,由 Macdella、EyeballRay 與SheATH 組建的 Multiverse 將透過首張 EP《枉少年》,引領大家進入全新的台饒視野。 越是得到關注,越是要保持自我的純粹 因《From Earth to Multiverse》影片如伽馬射線般開啟團隊前身 Gorda Boys 的演化之路,Macdella、EyeballRay 與SheATH 認為熱狗及大支的作品〈韓流來襲〉、〈13號天使〉這些經典作品,就像是種子般植入了 Multiverse 的核心;高中時期初聽好威龍、顏社這些廠牌作品,突然有一種「哇!原來中文饒舌是能夠這樣創作的」想法,成為灌溉種子成長的養分,曾經走入工廠、走入職場,穿梭在社會各個角落,走過工作室剛成立的艱辛,也經歷一首歌被打槍無數次的不甘,就算台下只有兩名聽眾也敬業的完成演出,從無人問津到《大嘻哈時代》播出後成為萬眾矚目的台饒指標,回首這段旅程 Macdella 認為這些經歷為 Multiverse 的外在及內在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們獲得了更多的關注,因此也有更多沒體驗過的表演機會以及各種合作;內在的話,也讓我們對於自己的音樂創作更有責任。」EyeballRay 了解到越是得到關注,越是要保持自我純粹的重要性;如果時空倒轉回到工作室成立之時, SheATH 會和自己說感謝當初的自己沒有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而這一路走來離開家鄉打拼,期待有天可以功成名就,為家人、朋友帶來榮耀的心路歷程,透過首張 EP《枉少年》,就像是紀錄片般為 Multiverse 的成功譜出一段讓人沈浸的美好旋律。   左圖:(由左至右為)SheATH、Macdella、EyeballRay 右圖:(由左後至右前為)EyeballRay、SheATH、Macdella 豐富度上無法做過多展現,就讓每首歌都成為主打吧 學院派的靈魂要角老莫曾這樣形容 Multiverse:「他們比較貪玩,卻體現了台灣嘻哈的不同價值,創作出專屬他們的獨特魅力。」《枉少年》以讓人藥到病除的〈歡迎光臨〉作為楔子,帶著我們走過埔里的虎頭山、58 配養樂多的包廂803、跟著埔里鎮土長開車玲瓏迺、一起發誓寫下下一頁,到體驗那種離鄉背井的勇氣,滾燙的血輔以詞句在耳中內爆,相信所有在人生路上追逐夢想的朋友們,聽到最後皆有著滿滿的共感,就像還沒播完的電影,沒努力到最後結局不會有人知道。「我們希望每一首都可以是聽眾能夠傳唱的形式呈現。」Macdella 回想起製作《枉少年》的過程,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在發想這階段,在年少的經歷和傳唱度上的平衡琢磨了好一段時間,「畢竟是以 EP 的形式呈現,在豐富度上無法做過多的展現,既然如此乾脆讓每一首歌都可以當作主打歌吧。」 通常在創作上由一位成員發想歌曲類型以及主題,接著在三人分配段落時,琢磨於將個別的聲音、情緒、以及擔任的角色和闡述的內容來做分配,依照主題下去探討要講述的環節以及內容的起承轉合,以貫穿一首作品的完整性,這樣的默契自 2019 年 Macdella 推出的個人單曲〈Alright〉起,讓 Multiverse 發現個人的作品或是個人的 verse 段落,在三位成員間都有著互相影響的化學變化,延續著〈Alright〉團隊穩定了自己的心態,也讓大家更相信自己以及追尋的目標,EP 最後的〈值回票價〉彷彿成為對前作最好的回應,「要突破天際才能看見那道 Sunshine」,「問問自己 what you want,不要總想著 way too far。」而由 Macdella 擔綱製作,攜手 Jo$h Beats 237 操刀編曲的〈埔里水(Put It Swag)〉有著三位將家鄉能量注入作品中的信念,不論是國內的粉絲或是海外的聽眾,都可以透過這首作品進而認識南投埔里這個馬提爾的宇宙核心。 持續往嘻哈的最大邁進,大到無法計算 走過地下時期的喧囂,經過萬眾注目的支持,將過去的歷練濃縮於詞句之中,Macdella、EyeballRay 與 SheATH 透過《枉少年》燃燒的小宇宙,現在有「客語嘻哈代表」Yappy 與「嘻哈潛力新秀」Drew 的加盟,勢必讓馬提爾這個多元宇宙更加茁壯,於嘻哈的星際間持續翱翔。開玩笑說著自己的音樂像三色蛋,分開吃是一個風味,合在一起吃又是不同程度的感受,經過了《靈丹》專場的成功,Multiverse 正開始挑戰歌曲音樂性的增強及豐富內容的闡述,冀望能做出超越自我的全新作品。就如〈歡迎光臨〉用聲音麥給大家洗滌身心靈,Multiverse 將持續往嘻哈的最大邁進,大到您無法計算為止。 文章導覽  
2022-06-21

Fire Live-用自己最愛的音樂,舉辦一場線上 Showcase,哼唱一個屬於 K Town 的故事。

文/思羽 演出側拍/夥球擊提供 專訪側拍/帽子 每座城市,總有一些獨特的地方,伴隨不同世代成長而長成的共同記憶,以及有著其他城市複製不來的特點;這足以稱作秘密基地的場域,若無特別說明,或許對不知情的人而言,只是個百無聊賴、隨時間消逝的地景。 城市的美好如何欣賞各有所好,但在異鄉闖蕩二十幾個年頭的滅火器樂團,回到故鄉高雄定居,帶著「Fire Lab 火氣製作所」、「夥球擊」兩個品牌,進駐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後。想著要讓更多人看見高雄,便邀請 4 組港都音樂人—— EmptyORio、孩子王、王立、柯蕭,站上 4 個港都具代表性的地點,以線上 Showcase 的形式舉辦「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由音樂突破螢幕,領著觀眾唱遊高雄。   上排左起:王立、孩子王 下排左起:EmptyORio、KE柯蕭 以往觀看演出的方式,多是買票到現場,台上台下沈浸在音樂裡,恣意搖擺。料想不到,疫情的發生,安排好的各項演出紛紛喊停,卻也促成另一種表演樣態。 「疫情之後,很多人開始嘗試線上演唱會,我覺得這是大時代背景下的產物;任何一種新管道或新模式,都會是豐富這個世界很好的嘗試。」 滅火器樂團主唱楊大正想起 2021 年,協助製作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線上 Showcase 的記憶。既然無法親臨現場,那就把「臺灣」搬進螢幕吧;彼時與夥伴團隊挑選高山、傳統工廠、釣蝦場、公廟等場景作為 4 組演唱者的舞台,長達一小時的 live session , 獲 SXSW 官方評為 2021 年最精彩的 Showcase 之一,佳評如潮。 此次「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靈感正是來自製作 SXSW 線上 Showcase 的經驗。 熱愛在 Live House 演出的楊大正,深知線上表演無法取代實體演出才有種種臨場感受。他毫不保留,誠實點出事實的痛點。那堅持的理由是什麼?大正轉了轉桌上的杯子,想法隨著一起轉動,「因為,線上 Showcase 透過影像呈現的美學,還有場景的轉換,其實,可以讓人瞧見每組音樂人不同的面向。」   「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找了 EmptyORio、孩子王、王立、柯蕭,4 組風格不同的音樂人演出,唯一相同的,是他們與高雄強烈的連結感。 每組表演者,皆被細心安排至符合其音樂風格的場域。大正以最熟悉的 EmptyORio 為例,「EO 演出場地在 DJ 賴皮開的夜店『Cocco & Co.』,因為他們給人的印象就是『Party 爽』,好像隨時就可以辦場 Party。」 而當中風格和其他演出者差異最大的饒舌歌手柯蕭,是大正認為最具生活感的一位。場地特別設在移動的公車上,背後有著獨到的見解:每天的生活,都會在土地上行走,交通工具如媒介,伴著自己自由於城市穿梭。   好奇那孩子王跟王立呢?大正保持神秘,不願透露太多,這樣會失去驚喜感。 高雄的孩子在外多年,終於回家。這次,他們依然要用自己最愛的音樂,舉辦一場線上 Showcase,哼唱一個屬於 K Town 的故事。   — 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 首播日期:2022 / 4 / 28(週四)21:00 票價:$ 99 元 售票:https://pse.is/43bt6s
2022-04-27

一起,迷失在耳朵森林。——專訪《水逆》專輯製作人Chunho

文/Stella Tsai 圖/火氣音樂(鄭宜農「水逆之後呢?」小巡迴) 2021年7月,被三級警戒困住的台灣人,意外獲得了一場充滿生活與聲響靈光的線上演唱會——「鄭宜農2021—完人線上Tour」。為了讓觀眾享受實體演唱會的入場興奮感,製作人Chunho以合成器製作了電子環境聲響,為提早上線的觀眾帶來充滿儀式感的入場小驚喜。同年,因應三級警戒多出大量居家時間的兩位大忙人Chunho與鄭宜農,更趁著地球遭逢巨型水逆之際,默默紙上談兵完成專輯《水逆》的企劃,並在這段期間,細修完整了整張專輯的編曲,成功在2022年初推出鄭宜農睽違兩年的第四張專輯。 充滿畫面感的聲音設計一直是Chunho擅長的音樂魔力,他將演唱會中恍若異地的環繞聲響搬進專輯,從啟發自美劇《Tales from the Loop》的〈人如何學會語言〉開始,將劇中試圖透過時光機器扭轉過去、改變現況的黑人主角心境,延伸、轉換,創作出一段循環樂句作為歌曲主軸,宛如一人迷失在森林中,吹著口哨、哼著歌,內心沒有太多期待似地帶出整張專輯的主場景。   「⋯⋯咱展翼親像初生的鳥仔,用全身的氣力⋯⋯」滿滿的環境聲響和奇異的拍子,有Chunho在台東民宿錄下的蟲鳴、踩踏木地板的聲響,將聽眾帶向遠方的時空,感受如新生兒認識世界的陌生與驚奇。緊接著〈新世紀的女兒〉以電子感的輕唱,挑起世代共感的鼓勵與對話;少了低頻的〈Speechless〉又將大家帶回生活日常,開關門、電鈴聲,宛如即將滾燙的熱水、澆熄所有蔓延燃燒的喧嘩,無縫銜接下一首〈天已經要光〉。憤怒與不滿透過冷冽的電子聲、黑暗的語氣,隨著宜農帶有怒氣的口氣,宣洩散落在如夢似夢的眾聲喧嘩。   近年潛心鑽研電子音樂、R&B、Soul與Gospel的Chunho,早在2020年初收到宜農想做台語專輯的想法,就開始試著將台語融入不同樂風之中。除了發現台語語系能毫不違和融入各種樂風,其中Techno與Gospel更出乎意料地適合,兩人也在年底試著從概念發展出單曲〈或許就變成書裡的風景〉,融合三種語言,創造出超越語言的浪漫。「一般來說,這兩款音樂類型多對應到歐陸或英語系的歌曲,沒想到放到台語上完完全全OK!」Chunho笑說,專輯中〈天已經要光〉與〈親愛的〉就是最好的證明。     隨著《水逆》專輯發行,兩人亦同步展開一連串雙人巡迴演唱會。為了帶給觀眾驚喜,Chunho延續去年線上演唱會的環境聲響設計概念,以DJ setting取代完整樂團配置,在宜農原始的木質溫暖曲調裡,帶來更靈活的樂器聲響配置,還會因應不同場地的設定和靈感,為每一場演唱會帶來些許驚喜。   「希望讓大家聽到不一樣的鄭宜農。」合作五年來,Chunho在鄭宜農的創作中看見她獨特於文字與舞蹈以外的音樂品味,他認為《水逆》專輯不僅是宜農使用台語文的歌唱突破,歌詞也寫出許多她鮮少揭露的思考與內心面向。「寫歌過程中我常問宜農:『妳有機會再內心一點、或更黑暗一點嗎?』」Chunho認為,儘管這不是大家習慣的,那個溫暖充滿愛的鄭宜農,但他也想讓大家認識宜農的這一面,看見她獨特的音樂品味。 《水逆》專輯發行至今,Chunho與鄭宜農依然在專輯巡迴演唱會的路上,DJ setting的配置讓Chunho能持續嘗試與挑戰電子演奏的新技法,三不五時的新招也總是帶給宜農與聽眾滿滿的驚喜,每一場演唱會都就像是踏入一座全新的森林,一起迷失、一起哼唱新語言,一起去找沙漠中的野花。   前往火氣商鋪購買《水逆》專輯
2022-03-23

「驚喜很重要,從沒看過的演出中發現很屌的團,感覺很爽啊!」專訪 Poke Poke Rock 活動發起人蛋糕

撰文:張憶文 圖片:小意思企業社提供 「希望台灣樂迷能慢慢將看表演的體驗放在挖掘新事物上,如果只為了感興趣的卡司陣容,很容易錯過更多更好的演出。」這是 Poke Poke Rock 的創辦初衷,也是活動發起人蛋糕(隨性、A Piece o​f Cake 256 主唱)的願景。 12 組藝人、10 場演出、橫跨 5 座城市 9 間 livehouse,Poke Poke Rock(以下簡稱 PPR)以「開福袋」新玩法勾起樂迷好奇心,美秀集團、閃閃閃閃、荷爾蒙少年、LINION 等超強陣容一字排開令人心癢癢,但直到演出前才會公布表演者,你可以處心積慮計算猜測想看的團哪天登場,抑或是選購自己想去的場次後,順從天意享受驚喜! 「其實這種玩法在國外已經行之有年:只公布時間地點但不公布卡司,大家憑著對策展團隊的信任,買票去參加一場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絕對好玩的活動!不覺得很棒嗎?」問及選團邏輯,蛋糕理所當然地說:「私心當然是要找我認識、喜歡的啊!像我有看過老破麻、SHOOTUP 的現場,但沒有跟他們一起共演過,這次就很期待;LINION 則是我的客戶,周邊都發包給我做,但音樂上沒什麼合作機會,就想說也找他一起來玩。」 樂團 X 潮牌的跨文化合作 PPR 的另一個亮點則是與知名設計師陳文修 ARTSHOW CHEN合作。曾受邀為羅志祥自創品牌「STAGE」設計整體品牌形象並發行多款系列商品,後來也親自創立服飾品牌「CREATION」的陳文修 ARTSHOW CHEN,不僅熟悉嘻哈與街舞文化,自己本身也是一位舞者。他創作的「蘑菇人」角色給人鮮明又強烈的印象,這次與 PPR 合作,跳街舞的蘑菇人搖身一變成為搖滾樂手,抱著樂器、拿著鼓棒、手握麥克風,搭乘「蛋糕號」太空梭,用音樂攻佔你的腦波。 從 T-shirt、毛巾、托特包、帆布袋到卡車帽、漁夫帽、襪子、鑰匙圈,PPR 的周邊商品應有盡有,然而設計好看還不夠,商品質感才是關鍵!蛋糕身為從事服飾/配件/周邊商品代工的「小意思企業社」社長,對於質料剪裁等細節的控管毫不馬虎:「絕對是你在音樂祭會買到的那種周邊的質感,別擔心,不會像那種廉價促銷活動送的 T-shirt啦!」 慘敗的 Poke Poke Fun 其實 PPR 的想法起源於 2018 年蛋糕在服飾店「Groove」所舉辦的系列活動 Poke Poke Fun,玩法跟這次一樣,事先釋出陣容但直到活動當天中午才宣布表演者。悲傷的是,儘管那次邀請到麋先生、PiA吳蓓雅、洪申豪、EmptyORio 等堅強卡司,票房卻慘澹無比。 「不得不說真的很難過,我們第一場找的是洪申豪,洪申豪耶!我請到大魔王來唱耶!結果台下只有三個人。」蛋糕感嘆地說,樂迷不熟悉玩法、不敢試水溫可以理解,這次 PPR 的確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但現在大家看表演都太在意 CP 值了,票價要多便宜、陣容要多厲害才願意去,我覺得這樣的情況不是很健康。看表演『驚喜感』很重要啊!像我們去 SUMMER SONIC、FUJI ROCK,會想去看一些沒看過的演出,然後因此發現很屌的團,這種感覺是最爽的!」 將 PPR 辦成常態活動 人們對於不熟悉的事物發出異聲,眾口鑠金在所難免,但無論活動如何,蛋糕都希望未來 PPR 可以持續辦下去:「之後我也想塞一些很有潛力的新團在演出陣容裡,或是跨出樂團圈,找不同類型、像脫口秀之類的表演者,想些有趣的企劃等等,盡量創造機會,讓大家能夠接觸到更多新東西。然後也想專門為 PPR 做一個官網,讓遊戲規則和訂購程序能更直覺、更方便、更有效率一點。」 前往了解POKE POKE ROCK 👇 https://pieceofcaketaiwan.com/poke-poke-rock/   
2022-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