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要,就做最大的,大到無法計算」走進 Multiverse 的音樂宇宙

文 / WS33 圖片提供 / Multiverse 如果將台灣的嘻哈場域形容成一片無遠佛屆的宇宙,熱狗與大支猶如大爆炸般奠定宇宙的基石,好威龍(How We Roll)、顏社(KAO!INC)、參劈以及台 Swag 代表搖擺 970 等先進,彷彿不同的星系蘊藏鍛造元素的熔爐,當《大嘻哈時代》就像是場物質激盪的巨變,匯集 SOWUT、YoungLee、wannasleep 與 Yappy 等超新星外,更讓不論主流、地下,甚至各地的饒舌好手得以一展嘻哈的多元面向與價值,在這可觀測時空外出現的馬提爾宇宙,來自台中的多重能量正持續掀起嘻哈的浪潮,不僅攻佔大港開唱、浪人祭、台灣祭等指標音樂盛典,受邀《全明星運動會演唱會》登上小巨蛋舞台讓金曲歌王 Leo 王大聲讚賞,近期更成功挑戰 Legacy 千人專場《靈丹dàn》,乘上五分完售浪頭再創 SNS 社群熱烈討論。如今 B-Mac、Reddog 與套子三位一體的宇宙中心正引發持續進化,由 Macdella、EyeballRay 與SheATH 組建的 Multiverse 將透過首張 EP《枉少年》,引領大家進入全新的台饒視野。 越是得到關注,越是要保持自我的純粹 因《From Earth to Multiverse》影片如伽馬射線般開啟團隊前身 Gorda Boys 的演化之路,Macdella、EyeballRay 與SheATH 認為熱狗及大支的作品〈韓流來襲〉、〈13號天使〉這些經典作品,就像是種子般植入了 Multiverse 的核心;高中時期初聽好威龍、顏社這些廠牌作品,突然有一種「哇!原來中文饒舌是能夠這樣創作的」想法,成為灌溉種子成長的養分,曾經走入工廠、走入職場,穿梭在社會各個角落,走過工作室剛成立的艱辛,也經歷一首歌被打槍無數次的不甘,就算台下只有兩名聽眾也敬業的完成演出,從無人問津到《大嘻哈時代》播出後成為萬眾矚目的台饒指標,回首這段旅程 Macdella 認為這些經歷為 Multiverse 的外在及內在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們獲得了更多的關注,因此也有更多沒體驗過的表演機會以及各種合作;內在的話,也讓我們對於自己的音樂創作更有責任。」EyeballRay 了解到越是得到關注,越是要保持自我純粹的重要性;如果時空倒轉回到工作室成立之時, SheATH 會和自己說感謝當初的自己沒有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而這一路走來離開家鄉打拼,期待有天可以功成名就,為家人、朋友帶來榮耀的心路歷程,透過首張 EP《枉少年》,就像是紀錄片般為 Multiverse 的成功譜出一段讓人沈浸的美好旋律。   左圖:(由左至右為)SheATH、Macdella、EyeballRay 右圖:(由左後至右前為)EyeballRay、SheATH、Macdella 豐富度上無法做過多展現,就讓每首歌都成為主打吧 學院派的靈魂要角老莫曾這樣形容 Multiverse:「他們比較貪玩,卻體現了台灣嘻哈的不同價值,創作出專屬他們的獨特魅力。」《枉少年》以讓人藥到病除的〈歡迎光臨〉作為楔子,帶著我們走過埔里的虎頭山、58 配養樂多的包廂803、跟著埔里鎮土長開車玲瓏迺、一起發誓寫下下一頁,到體驗那種離鄉背井的勇氣,滾燙的血輔以詞句在耳中內爆,相信所有在人生路上追逐夢想的朋友們,聽到最後皆有著滿滿的共感,就像還沒播完的電影,沒努力到最後結局不會有人知道。「我們希望每一首都可以是聽眾能夠傳唱的形式呈現。」Macdella 回想起製作《枉少年》的過程,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在發想這階段,在年少的經歷和傳唱度上的平衡琢磨了好一段時間,「畢竟是以 EP 的形式呈現,在豐富度上無法做過多的展現,既然如此乾脆讓每一首歌都可以當作主打歌吧。」 通常在創作上由一位成員發想歌曲類型以及主題,接著在三人分配段落時,琢磨於將個別的聲音、情緒、以及擔任的角色和闡述的內容來做分配,依照主題下去探討要講述的環節以及內容的起承轉合,以貫穿一首作品的完整性,這樣的默契自 2019 年 Macdella 推出的個人單曲〈Alright〉起,讓 Multiverse 發現個人的作品或是個人的 verse 段落,在三位成員間都有著互相影響的化學變化,延續著〈Alright〉團隊穩定了自己的心態,也讓大家更相信自己以及追尋的目標,EP 最後的〈值回票價〉彷彿成為對前作最好的回應,「要突破天際才能看見那道 Sunshine」,「問問自己 what you want,不要總想著 way too far。」而由 Macdella 擔綱製作,攜手 Jo$h Beats 237 操刀編曲的〈埔里水(Put It Swag)〉有著三位將家鄉能量注入作品中的信念,不論是國內的粉絲或是海外的聽眾,都可以透過這首作品進而認識南投埔里這個馬提爾的宇宙核心。 持續往嘻哈的最大邁進,大到無法計算 走過地下時期的喧囂,經過萬眾注目的支持,將過去的歷練濃縮於詞句之中,Macdella、EyeballRay 與 SheATH 透過《枉少年》燃燒的小宇宙,現在有「客語嘻哈代表」Yappy 與「嘻哈潛力新秀」Drew 的加盟,勢必讓馬提爾這個多元宇宙更加茁壯,於嘻哈的星際間持續翱翔。開玩笑說著自己的音樂像三色蛋,分開吃是一個風味,合在一起吃又是不同程度的感受,經過了《靈丹》專場的成功,Multiverse 正開始挑戰歌曲音樂性的增強及豐富內容的闡述,冀望能做出超越自我的全新作品。就如〈歡迎光臨〉用聲音麥給大家洗滌身心靈,Multiverse 將持續往嘻哈的最大邁進,大到您無法計算為止。 文章導覽  
2022-06-21

Fire Live-用自己最愛的音樂,舉辦一場線上 Showcase,哼唱一個屬於 K Town 的故事。

文/思羽 演出側拍/夥球擊提供 專訪側拍/帽子 每座城市,總有一些獨特的地方,伴隨不同世代成長而長成的共同記憶,以及有著其他城市複製不來的特點;這足以稱作秘密基地的場域,若無特別說明,或許對不知情的人而言,只是個百無聊賴、隨時間消逝的地景。 城市的美好如何欣賞各有所好,但在異鄉闖蕩二十幾個年頭的滅火器樂團,回到故鄉高雄定居,帶著「Fire Lab 火氣製作所」、「夥球擊」兩個品牌,進駐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後。想著要讓更多人看見高雄,便邀請 4 組港都音樂人—— EmptyORio、孩子王、王立、柯蕭,站上 4 個港都具代表性的地點,以線上 Showcase 的形式舉辦「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由音樂突破螢幕,領著觀眾唱遊高雄。   上排左起:王立、孩子王 下排左起:EmptyORio、KE柯蕭 以往觀看演出的方式,多是買票到現場,台上台下沈浸在音樂裡,恣意搖擺。料想不到,疫情的發生,安排好的各項演出紛紛喊停,卻也促成另一種表演樣態。 「疫情之後,很多人開始嘗試線上演唱會,我覺得這是大時代背景下的產物;任何一種新管道或新模式,都會是豐富這個世界很好的嘗試。」 滅火器樂團主唱楊大正想起 2021 年,協助製作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線上 Showcase 的記憶。既然無法親臨現場,那就把「臺灣」搬進螢幕吧;彼時與夥伴團隊挑選高山、傳統工廠、釣蝦場、公廟等場景作為 4 組演唱者的舞台,長達一小時的 live session , 獲 SXSW 官方評為 2021 年最精彩的 Showcase 之一,佳評如潮。 此次「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靈感正是來自製作 SXSW 線上 Showcase 的經驗。 熱愛在 Live House 演出的楊大正,深知線上表演無法取代實體演出才有種種臨場感受。他毫不保留,誠實點出事實的痛點。那堅持的理由是什麼?大正轉了轉桌上的杯子,想法隨著一起轉動,「因為,線上 Showcase 透過影像呈現的美學,還有場景的轉換,其實,可以讓人瞧見每組音樂人不同的面向。」   「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找了 EmptyORio、孩子王、王立、柯蕭,4 組風格不同的音樂人演出,唯一相同的,是他們與高雄強烈的連結感。 每組表演者,皆被細心安排至符合其音樂風格的場域。大正以最熟悉的 EmptyORio 為例,「EO 演出場地在 DJ 賴皮開的夜店『Cocco & Co.』,因為他們給人的印象就是『Party 爽』,好像隨時就可以辦場 Party。」 而當中風格和其他演出者差異最大的饒舌歌手柯蕭,是大正認為最具生活感的一位。場地特別設在移動的公車上,背後有著獨到的見解:每天的生活,都會在土地上行走,交通工具如媒介,伴著自己自由於城市穿梭。   好奇那孩子王跟王立呢?大正保持神秘,不願透露太多,這樣會失去驚喜感。 高雄的孩子在外多年,終於回家。這次,他們依然要用自己最愛的音樂,舉辦一場線上 Showcase,哼唱一個屬於 K Town 的故事。   — Fire Live:Some time, somewhere in K-town Live Session 壞兒來福:港都城市唱遊 首播日期:2022 / 4 / 28(週四)21:00 票價:$ 99 元 售票:https://pse.is/43bt6s
2022-04-27

一起,迷失在耳朵森林。——專訪《水逆》專輯製作人Chunho

文/Stella Tsai 圖/火氣音樂(鄭宜農「水逆之後呢?」小巡迴) 2021年7月,被三級警戒困住的台灣人,意外獲得了一場充滿生活與聲響靈光的線上演唱會——「鄭宜農2021—完人線上Tour」。為了讓觀眾享受實體演唱會的入場興奮感,製作人Chunho以合成器製作了電子環境聲響,為提早上線的觀眾帶來充滿儀式感的入場小驚喜。同年,因應三級警戒多出大量居家時間的兩位大忙人Chunho與鄭宜農,更趁著地球遭逢巨型水逆之際,默默紙上談兵完成專輯《水逆》的企劃,並在這段期間,細修完整了整張專輯的編曲,成功在2022年初推出鄭宜農睽違兩年的第四張專輯。 充滿畫面感的聲音設計一直是Chunho擅長的音樂魔力,他將演唱會中恍若異地的環繞聲響搬進專輯,從啟發自美劇《Tales from the Loop》的〈人如何學會語言〉開始,將劇中試圖透過時光機器扭轉過去、改變現況的黑人主角心境,延伸、轉換,創作出一段循環樂句作為歌曲主軸,宛如一人迷失在森林中,吹著口哨、哼著歌,內心沒有太多期待似地帶出整張專輯的主場景。   「⋯⋯咱展翼親像初生的鳥仔,用全身的氣力⋯⋯」滿滿的環境聲響和奇異的拍子,有Chunho在台東民宿錄下的蟲鳴、踩踏木地板的聲響,將聽眾帶向遠方的時空,感受如新生兒認識世界的陌生與驚奇。緊接著〈新世紀的女兒〉以電子感的輕唱,挑起世代共感的鼓勵與對話;少了低頻的〈Speechless〉又將大家帶回生活日常,開關門、電鈴聲,宛如即將滾燙的熱水、澆熄所有蔓延燃燒的喧嘩,無縫銜接下一首〈天已經要光〉。憤怒與不滿透過冷冽的電子聲、黑暗的語氣,隨著宜農帶有怒氣的口氣,宣洩散落在如夢似夢的眾聲喧嘩。   近年潛心鑽研電子音樂、R&B、Soul與Gospel的Chunho,早在2020年初收到宜農想做台語專輯的想法,就開始試著將台語融入不同樂風之中。除了發現台語語系能毫不違和融入各種樂風,其中Techno與Gospel更出乎意料地適合,兩人也在年底試著從概念發展出單曲〈或許就變成書裡的風景〉,融合三種語言,創造出超越語言的浪漫。「一般來說,這兩款音樂類型多對應到歐陸或英語系的歌曲,沒想到放到台語上完完全全OK!」Chunho笑說,專輯中〈天已經要光〉與〈親愛的〉就是最好的證明。     隨著《水逆》專輯發行,兩人亦同步展開一連串雙人巡迴演唱會。為了帶給觀眾驚喜,Chunho延續去年線上演唱會的環境聲響設計概念,以DJ setting取代完整樂團配置,在宜農原始的木質溫暖曲調裡,帶來更靈活的樂器聲響配置,還會因應不同場地的設定和靈感,為每一場演唱會帶來些許驚喜。   「希望讓大家聽到不一樣的鄭宜農。」合作五年來,Chunho在鄭宜農的創作中看見她獨特於文字與舞蹈以外的音樂品味,他認為《水逆》專輯不僅是宜農使用台語文的歌唱突破,歌詞也寫出許多她鮮少揭露的思考與內心面向。「寫歌過程中我常問宜農:『妳有機會再內心一點、或更黑暗一點嗎?』」Chunho認為,儘管這不是大家習慣的,那個溫暖充滿愛的鄭宜農,但他也想讓大家認識宜農的這一面,看見她獨特的音樂品味。 《水逆》專輯發行至今,Chunho與鄭宜農依然在專輯巡迴演唱會的路上,DJ setting的配置讓Chunho能持續嘗試與挑戰電子演奏的新技法,三不五時的新招也總是帶給宜農與聽眾滿滿的驚喜,每一場演唱會都就像是踏入一座全新的森林,一起迷失、一起哼唱新語言,一起去找沙漠中的野花。   前往火氣商鋪購買《水逆》專輯
2022-03-23

「驚喜很重要,從沒看過的演出中發現很屌的團,感覺很爽啊!」專訪 Poke Poke Rock 活動發起人蛋糕

撰文:張憶文 圖片:小意思企業社提供 「希望台灣樂迷能慢慢將看表演的體驗放在挖掘新事物上,如果只為了感興趣的卡司陣容,很容易錯過更多更好的演出。」這是 Poke Poke Rock 的創辦初衷,也是活動發起人蛋糕(隨性、A Piece o​f Cake 256 主唱)的願景。 12 組藝人、10 場演出、橫跨 5 座城市 9 間 livehouse,Poke Poke Rock(以下簡稱 PPR)以「開福袋」新玩法勾起樂迷好奇心,美秀集團、閃閃閃閃、荷爾蒙少年、LINION 等超強陣容一字排開令人心癢癢,但直到演出前才會公布表演者,你可以處心積慮計算猜測想看的團哪天登場,抑或是選購自己想去的場次後,順從天意享受驚喜! 「其實這種玩法在國外已經行之有年:只公布時間地點但不公布卡司,大家憑著對策展團隊的信任,買票去參加一場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絕對好玩的活動!不覺得很棒嗎?」問及選團邏輯,蛋糕理所當然地說:「私心當然是要找我認識、喜歡的啊!像我有看過老破麻、SHOOTUP 的現場,但沒有跟他們一起共演過,這次就很期待;LINION 則是我的客戶,周邊都發包給我做,但音樂上沒什麼合作機會,就想說也找他一起來玩。」 樂團 X 潮牌的跨文化合作 PPR 的另一個亮點則是與知名設計師陳文修 ARTSHOW CHEN合作。曾受邀為羅志祥自創品牌「STAGE」設計整體品牌形象並發行多款系列商品,後來也親自創立服飾品牌「CREATION」的陳文修 ARTSHOW CHEN,不僅熟悉嘻哈與街舞文化,自己本身也是一位舞者。他創作的「蘑菇人」角色給人鮮明又強烈的印象,這次與 PPR 合作,跳街舞的蘑菇人搖身一變成為搖滾樂手,抱著樂器、拿著鼓棒、手握麥克風,搭乘「蛋糕號」太空梭,用音樂攻佔你的腦波。 從 T-shirt、毛巾、托特包、帆布袋到卡車帽、漁夫帽、襪子、鑰匙圈,PPR 的周邊商品應有盡有,然而設計好看還不夠,商品質感才是關鍵!蛋糕身為從事服飾/配件/周邊商品代工的「小意思企業社」社長,對於質料剪裁等細節的控管毫不馬虎:「絕對是你在音樂祭會買到的那種周邊的質感,別擔心,不會像那種廉價促銷活動送的 T-shirt啦!」 慘敗的 Poke Poke Fun 其實 PPR 的想法起源於 2018 年蛋糕在服飾店「Groove」所舉辦的系列活動 Poke Poke Fun,玩法跟這次一樣,事先釋出陣容但直到活動當天中午才宣布表演者。悲傷的是,儘管那次邀請到麋先生、PiA吳蓓雅、洪申豪、EmptyORio 等堅強卡司,票房卻慘澹無比。 「不得不說真的很難過,我們第一場找的是洪申豪,洪申豪耶!我請到大魔王來唱耶!結果台下只有三個人。」蛋糕感嘆地說,樂迷不熟悉玩法、不敢試水溫可以理解,這次 PPR 的確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但現在大家看表演都太在意 CP 值了,票價要多便宜、陣容要多厲害才願意去,我覺得這樣的情況不是很健康。看表演『驚喜感』很重要啊!像我們去 SUMMER SONIC、FUJI ROCK,會想去看一些沒看過的演出,然後因此發現很屌的團,這種感覺是最爽的!」 將 PPR 辦成常態活動 人們對於不熟悉的事物發出異聲,眾口鑠金在所難免,但無論活動如何,蛋糕都希望未來 PPR 可以持續辦下去:「之後我也想塞一些很有潛力的新團在演出陣容裡,或是跨出樂團圈,找不同類型、像脫口秀之類的表演者,想些有趣的企劃等等,盡量創造機會,讓大家能夠接觸到更多新東西。然後也想專門為 PPR 做一個官網,讓遊戲規則和訂購程序能更直覺、更方便、更有效率一點。」 前往了解POKE POKE ROCK 👇 https://pieceofcaketaiwan.com/poke-poke-rock/   
2022-02-16

保持呼吸方能前行不退—王水源Lifloo

文/Ku da Yeast  圖/王水源 2021年對於許多饒舌歌手,或可說是開花結果的一年。嘻哈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的開播,帶動一系列嘻哈話題的討論度,同時也讓許多在地下耕耘已久的饒舌歌手獲得更多的關注和能見度。譬如SOWUT、Multiverse、Popo J等等。但這並非成功的唯一途徑,至少對王水源Lifloo而言並非如此。 王水源自大學開始饒舌創作,自出道以來音樂風格別於普遍認知嘻哈的狂暴。以更多的饒唱,國台語交叉運用,和更為纖細的事物描繪書寫為主。大三時曾以台灣本土信仰為發想,發表個人首張混音帶作品《太子爺》。並曾參加當年的線上嘻哈比賽《團戰》且獲得不俗成績。 自與前東家因理念不合解約後,於今年王水源陸續發表個人作品於StreetVoice街聲和YouTube上。更為成熟的音樂作品和更為精良的製作,也為他逐步提高關注度。不論是與饒舌女力桃子A1J共組的水蜜桃偵探社之新穎組合,亦者新專輯《少年家》的數波單曲〈保持呼吸〉、〈AT ALL〉等等。以獨立製作和完整企劃之重新歸來,王水源顯得自信且更加清楚自身所向。 「《少年家》專輯記錄著自2019年到2021年初我的生活體驗。」王水源表示20來歲同時身兼研究生的身份,他為了積攢製作費身兼多份家教和學校打工。自己也承認有時也會壓得喘不過氣。但他選擇盡可能地保持真實,保持呼吸。在每個生活中的縫隙尋找更多的浪漫。孤傲是很多藝術家的特質,但經歷音樂生涯的起伏,王水源也體認到這並不代表真正的自由。唯有認真生活才能往理想中的自己邁進,成為那個永保浪漫自由的少年家。 《少年家》專輯中風格可謂多元,以饒舌創作在被框架侷限的同時,嘗試探究不同面向的自我。同時如前文所述國台語歌詞的交互使用,也象徵著對土地歸屬感的追求。從《太子爺》混音帶到《少年家》專輯,對王水源最大的體悟還是獨立製作也是需要夥伴支持。有著處女座鑽牛角尖個性的他,對於作品品質自然是盡其所能做到最好。從原先的宅錄一手包辦,到近期與製作人Lulu吳昱儒、Sōryo、6bin的合作。即便自身仍然擔當專輯製作人的角色。但其他執行製作、beatmaker的參與,專業分工和客觀建議,學習統整和調和也是王水源在專輯製作期中重要的成長。 從摸索到簽約,後又轉為獨立製作的王水源,笑稱如果不是需要籌錢做專輯,以先前自己的工作量現在應該是蠻有錢的。但同也認真地表示,唯有堅持不懈才能企及自身所望。他也同理勉勵其他後進之秀,喜歡和熱衷事實上是不一樣的。若你真是熱衷的,那就已在為夢想奮鬥的路途上了。 理想生活和現實情況的差距,王水源相當清楚明瞭兼顧兩方的艱辛。對於發行專輯後的下一步,他自然是希望能儘速完成研究所學業,並更專注於音樂創作。同時王水源亦正在籌備下一張個人EP和水蜜桃偵探社的作品。若是《大嘻哈時代》有第二季,對於挑戰自我他也樂見其成。本持著多元的音樂喜好,王水源也透露未來很期待有機會和自己的偶像鄭宜農合作看看。 獨立音樂人前進的道路上,一定會面臨許多困難和顛波,正如《大亨小傳》結語所言“So we beat on.”逆水行舟從不是容易的,但只要保持真實,保持呼吸,相信王水源將永遠會是浪漫自由的少年家。 追蹤王水源: Instagram | Facebook | 
2021-12-22

專訪拍謝少年吉他手維尼:生長在自由的土地,更要用作品反映對社會的關心

文/思羽 圖/我主張言論自由日主辦單位 「言論自由」四個字,乘載了多少重量?或許對出生解嚴後的世代而言,它輕如無色無味的氣體,當呱呱墜地那一刻,呼吸到第一口空氣時便已存在。從未曉得,曾有無數生命因它消逝、又有多少人為了捍衛言論的自由,犧牲他們的青春年華,或再也回不去摯愛的故鄉。 解嚴近 30 餘年,以自焚殉道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曾說:「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後輩繼承他的精神,在不同媒介中力抗黨國威權遺留的幽魂;臺灣樂團如拍謝少年,也在歌曲〈時代看顧正義的人〉,譜出對民主運動前輩的敬意,用音樂喚醒一個個被歷史遺忘的靈魂。 文化是沒辦法從身上拿走的 「今仔日咱來相挺啊 / 明仔載閣有新的人 / 時代看顧正義的人哪」 2019 年,拍謝少年受邀至加拿大臺灣文化節演出;彼時香港反送中運動正在發生,元朗白衣人毆打事件、少女被近距離爆眼、年輕人離奇失蹤⋯⋯,每天都有未知的變化。對拍謝少年吉他手維尼來說,有機會出國表演是開心的,但看著年紀和生活經驗相仿的港人,日日飽受折磨,內心百感交集之餘,也讓他親眼看見,中國獨裁統治下的威脅會是什麼模樣。 抵達加拿大,焦慮的心情沒有因距離改變,只是,工作仍要繼續進行。 興許是上天冥冥中有安排,邀請拍謝少年的單位,是臺裔加拿大人,他們身上殘存著戒嚴時期留下的痕跡。「那些人有的是二代,有些是十幾年前到加拿大唸書,因為參加民主運動變成黑名單沒辦法再回臺灣,只好落地深耕。」 維尼睜大雙眼,驚呼沒想過能夠接觸到當年被列為黑名單的前輩們。拍謝少年渴望知道有血有肉的故事,抓緊機會向民主前輩討教,拼湊戒嚴時期的不正義。 「這群平均年齡 7、80 歲的老人家,可能比我們更了臺灣的政治經濟,當時他們說了一段話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前輩說『有時候即便沒有政治力量,也要借助文化的力量,文化是沒辦法從一個人或群體身上奪走的。』」 一席話「唰——」一聲地,洗滌一身焦慮。拍謝少年將前輩的叮嚀化作歌曲——〈時代看顧正義的人〉,回臺後找了濁水溪公社的小柯合作,將這首歌收得更完整。 了解過去,才有辦法踏實面對未來 近年,有越來越多臺灣歌手、演員,因政治因素遭中國封殺,箝制言論自由。維尼笑說,拍謝少年沒有被任何經紀公司或廠牌簽過,加上團員 3 人都深愛著臺灣,若「有機會」遭外界施壓也能不為所動。 關心社會之於維尼,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停頓半晌,他緩緩吐出接下來想說的話,「樂團絕對不是在溫室裡培養的植物。如果是在自由環境生長出來的創作者,或多或少應該反映一下對社會、對世界的看法。不要默不吭聲。」 市場對樂團的重要性,他是知道的。但身為一名臺灣人,他更明白言論自由的得來不易。 汲取土地的養分,回望過去歷史,成為維尼了解自我與創作的來源。「你必須要了解過去,才可以帶著一個知道以前發生什麼事的心,去面對未來,活得更踏實。」 像是〈時代看顧正義的人〉歌詞裡寫的「未來是人人向望 / 這條路證證確確」。但願每一個人,都能好好將歷史記著,並且以身為臺灣人而驕傲。
2021-11-26

專訪 Freddy 林昶佐——「萬華」現代與傳統文化交織的臺北古城

撰文/陳思羽  林昶佐照片提供/林昶佐辦公室  演出照提供/中華文化總會 萬華,舊名艋舺,是臺北市最早開發的區域。商舶往來密集、人煙匯聚,而信仰自古便是安定民心的力量,龍山寺、媽祖宮、祖師廟即在艋舺最興盛的時期一間間落成,陪伴萬華人經歷艋舺的興盛與沒落。 雖然過去榮景不再,數百年累積的歷史早已灑入萬華的每一寸日常紋理。舊時留下的傳統文化如絲線綿延至今,俗稱「萬華大拜拜」的艋舺青山王遶境即為其中之一;這萬華人一年一度的盛事,近年透過藝文人士及中華文化總會的策劃,形成結合特展、音樂祭、市集、城市導覽的「萬華大鬧熱」,要讓人們走進萬華,體驗不一樣的臺北。 生猛搖滾的酬神祭典 廟宇陣頭眾神出巡,藝陣伴隨鞭炮、嗩吶聲與信徒迎接神明;另一頭則傳來陣陣生猛有力的搖滾樂。2016 年,青山王祭首度結合搖滾音樂祭,名稱取作「艋舺青山祭搖滾開壇」,身為萬華區立委與閃靈樂團主唱的 Freddy 林昶佐,正是搓合音樂祭的推手。 跟著青山王獨有的暗訪遶境,夜裡神明領著信眾一步一步行經艋舺、西門町、南萬華等地區,居民擺設的紅壇、路邊閃著霓虹的表演舞台,看在跑遍世界及各大音樂祭的 Freddy 眼裡,眼前所見,簡直是渾然天成的「多舞台 festival」。 Freddy 靈光乍現,百年傳統文化,可不可以結合音樂表演,觸及更多人前來親身感受?「那時候我鼓勵了許多熱愛音樂以及臺灣傳統文化的音樂圈朋友,配合青山王繞境的時候,一起舉辦這場音樂祭。」想法化為真實,音樂祭連續開壇兩屆,成功吸引外縣市年輕人及外國人親訪艋舺,用音樂認識除了「一府、二鹿、三艋舺」之外的萬華。 「萬華大鬧熱」傳統與現代共存共榮 「艋舺青山祭搖滾開壇」,在主辦團隊與青山宮內部改組等因素下喊停。直到 2020 年,致力將臺灣傳統文化推向國際舞臺的中華文化總會,提出舉辦「萬華大鬧熱」的想法,「文總希望不止是音樂祭,還要融合展覽、導覽各種動靜態活動,讓內容更多元豐富。」Freedy 聽完便阿莎力 (a̍t-sá-lih) 允若協調各界搭配與支持。 「從音樂圈的觀點,會強調音樂祭,但是文總的主辦以及構思,讓更多人都能夠用不同的媒介來認識萬華,認識傳統與現代激盪的台灣,讓人很高興。」Freddy 憶起和文總討論的種種,眼底藏不住欲大力推廣萬華這片土地的熱忱。 身為樂團主唱的 Freddy,明白站在台上放情演出、臺下歌迷盡情衝撞的爽快;另一方面,他又是爭取選區民眾權益、傾聽人民心聲的立委。想要達到地方與樂迷間的平衡看似衝突,Freddy 卻視為一個好機會。「我想藉由這個舞台區,依照現行的各項市府規定來租借場地、規劃活動的時間、音量等等,還是能非常熱鬧的舉辦,又不會擾民,作為一個示範的機會,讓大家一起來思考轉型,跟現代的生活取得平衡。」Freddy 眼神真切的說。 訪談尾聲,問 Freddy 對疫情趨緩後舉辦「萬華大鬧熱」有什麼期待?他卸下尖銳的神情,語調緩慢吐露出擔心,「雖然疫情和緩下來了,但艋舺地區的經濟復甦仍然比較緩慢」,盼藉由「萬華大鬧熱」的活動,再次打開萬華,不只振興經濟,更要重拾萬華人對家鄉的信心。
2021-11-24

聲音與人的連結,終將回到自己身上:專訪〈天已經要光〉MV 導演 LOTS STUDIO 李大冠

文:陳思羽 在伴著星空的黑夜中,一個人緩緩落下,進入方形空間;那裡有貓、有吉他、還有一片可以望向外頭的窗戶。這是鄭宜農《完人線上 tour》演唱會的動畫片段,畫面隨音樂敘事、領著觀眾變換思緒。 動畫設計出自 LOTS Stuido 李大冠之手,也是他和鄭宜農初次合作。其後,他又接下鄭宜農〈天已經要光〉MV 製作,這次人形不再墜落,懸浮空中,於黑暗裡低聲呢喃,等待天光。 音樂與生命產生的共感 仔細觀看李大冠的作品,時常出現幾何圖形,對李大冠而言那是空間與時間的轉化。他含蓄說著,自己是個極度迷戀時間與空間的人,而現實生活如大型遮罩,蓋住流動在表層底下的時空交錯。 〈天已經要光〉歌詞裡,鄭宜農唱著「親像細漢的時鎮 / 阿媽遠遠啊喝 / 但是哪會一去就揣袂著轉來的路」,讓李大冠憶起過去真實發生在生命中的經驗:「去年我在醫院照顧阿媽,前一天她還認得出我,隔天就忘記我是誰。聽到這一段歌詞,我想阿媽會不會其實在另一個時空呼喚孩子,但是我們卻聽不到聲音呢。」 藉由音樂和創作,他試圖拾起四散的碎片拼湊出對世界、對生命的解答,「〈天已經要光〉的歌詞和我的生活非常接近,我覺得就是⋯⋯,會有一種共時的感覺。」共時來自製作過程沒有和鄭宜農有太多的討論,卻能從音樂裡感受創作者想要傳達的意涵;亦來自反覆聆聽歌曲,勾起夜晚做過的無數夢境。 「我很喜歡把做過的夢全部寫下來,MV 有些片段就是我曾經夢到的事情。」夢被具象為可視的畫面,MV 那不斷推進的空間及抽象元素,代表時間的流動,還有夢中那聲聲無人聽見的吶喊。   用肢體語言與世界奮力一搏 孤獨,是李大冠對自己創作下的註解。〈天已經要光〉畫面僅有伶仃人形在萬花筒般的空間獨自旋轉、時而變換姿勢。問他如此安排背後有什麼含義,他思忖半晌,說起在夢境之外,聆聽〈天已經要光〉之於內心的想法,「這首歌的詞曲會把人帶往各種情緒,我感受最深的地方是『想要用力說出感覺,卻沒人聽得懂』的那種無助。」 當人與人之間無法用言語或文字溝通,我們僅能用肢體嘗試與外界對話。「所以在 MV 裡面,我透過各種肢體動作,表達用力以不同方式與世界相處的奮力一搏。最後選擇隨波逐流、放逐自我。世界怎麼運轉都無關緊要了,要往哪裡去都可以。」MV 影像安插錯綜復雜、稍縱即逝的畫面,李大冠說那其實就是聲音,無論是自己抑或外界的聲響都是流動的,但是最後,還是會回到自身。 「整個影像都是抽象的,那些東西會是什麼,我想觀看的人會有自己的投射。」 說故事的人刻意留一處空間,任觀賞者填入自身經驗,他不願把畫面桎梏於個人情感,「人與影像的交流,也是時空轉換的一種」。 千千萬萬種言語,綻放、穿梭在宇宙之間,似夢非夢,待天光之後,方能知曉。  
2021-10-27

用人生萃取的原野風味,寮原咖啡與創辦人楊爸

文:劉貞麟 談起寮國,楊爸突然眼神晶瑩閃爍地看向遠方,陳述的語氣中聽得出濃厚的思念和感傷。正是因為這份對寮國咖啡羈絆,跟著楊爸的陳述我們彷彿一起回到三十公傾咖啡園。看著坐落在園中的五座瀑布,活躍奔走的石虎,純樸又熱情的寮國人穿梭著,以及最重要的,一望無盡的咖啡樹林。 從炒地產到炒咖啡—小小豆子蘊含著奮鬥人生的酸甜苦甘     寮原咖啡用貨櫃從產地直送,烘焙好立刻包裝。手沖包更不惜成本遴選專業工廠,並使用氮氣充填,除了大幅減省產地到消費者手中時間,也能夠讓研磨好的手沖包保持鮮度。因此「新鮮」是品嚐寮原咖啡的第一印象,接著便是奇巧的滋味。中深焙香氣醇厚撲鼻而來,中焙果酸淡香平衡宜人,淺焙則是帶出優雅花香。在咖啡香中聽楊爸細說從前,大浪人生波瀾起伏,頓覺咖啡中豐富滋味彷彿楊爸與咖啡相遇故事的寫照。     提到過去,楊爸不住感嘆:「都是命運的安排」。典型台灣傳統男子漢的楊爸,重情重義,人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打拚成功讓家人過上好日子。這樣的楊爸經營朋友介紹,來到了越南投資房地產。沒想到是一場騙局,朋友拿走了資金,跟楊爸說是建照發不下來,房產不能興建。還進一步勸進楊爸養殖台灣鯛,說寮國的氣候溫暖,短時間就能長得比台灣本土養殖的更加肥美,商機無限。好讓楊爸離開越南,無法揭穿這場騙局,一方面還能利用楊爸幫他養殖鯛魚。     楊爸接手養殖場後,魚果然很快就長到一兩公斤的碩大尺寸。但其實寮國人平均收入不高,根本消費不起大魚,雪上加霜還碰上寮國的結夏節(註一),市場休市,鯛魚無處出售。更可怕的是,此時的楊爸發現朋友還積欠飼料廠20萬美金!     對此窘境,朋友只淡淡地說,不然就回來越南吧。     「要是我離開了,面對問題的就是這些寮國工人,而他們根本沒辦法承受。」看著眼前無助的養殖工人,楊爸於心不忍,牙一咬硬是從台灣調來了20萬美金還清飼料債務。     但還有賣不出的魚呀!     也許是老天爺心疼楊爸,結夏節一結束,人們回到平時的生活,婚嫁喜慶於焉展開,不知道哪裡傳出楊爸的鯛魚碩大肥美,設宴擺出來十分有派頭。人們口耳相傳爭相購買,台灣鯛銷售一空,楊爸終於帶著養殖場度過危機。 走出家庭到走回家鄉—想把純淨豐盈的咖啡風味帶回台灣     比起品嘗風味,咖啡給楊爸更多的是浸沐在熟悉味道中那種自在恬適。聊起自己咖啡的特色,楊爸害羞地說:「可能就是我的專注和愛心吧。」     提起寮國的豆子,楊爸洋溢著欣喜之情:「寮國有著完全沒有開發的自然原野,女人小孩在河邊洗衣嬉鬧,黃橘色的陽光灑落,樹葉被風輕輕吹動。寮國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非常的純樸,卻帶著一種原始未開發才有的豐富情感。」     咖啡豆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沒有任何化學與人工,連肥料都使用牛糞這種自然農法。這樣純淨的豆子在咖啡愛好者中並沒有什麼知名度,楊爸始終有種使命感:「想讓更多人知道寮國咖啡。」     彼時已將朝思暮想的家人接到寮國居住,也規劃和家人在此過著田園生活。後續聽說有間舊咖啡公司在出售。楊爸來到了海拔1,200公尺的波羅芬(Bolaven Plateau)高原前往探查,看到三十公傾,一望無際的咖啡園就十分喜歡。加上朋友也說寮國咖啡頗有市場,楊爸就接手經營。     命運給楊爸的考驗還沒結束。咖啡樹種植到一半,竟遇上十年難得一見的霜害,三十傾的咖啡樹遭到低溫凍死,只留下零星幾株。心血毀於一旦,楊爸對咖啡的熱血煙消雲散。但骨子裡的堅韌,和對寮國的牽絆,還是讓他站起來,伴著一台從朋友轉讓給他的二手機器,從認識的咖啡商那裏進豆子,一磅一磅堅毅的烘焙、包裝。     二手的機器運作不良,甚至會無預警停止運轉。加上技術轉移的時候對方並不夠專業。但楊爸憑著一股拚勁,硬是讓自己炒豆子(註二)溫度數據仍舊十分準確。只是一切就緒後。咖啡豆面臨銷售的危機。     只能說天公疼憨人,此時結識一位在寮國擔任大賣場經理的台灣人,在商場的醒目上架展售楊爸的豆子。而楊爸的豆子也十分爭氣,先是有日本人一聞到豆子馥郁的香氣,就十分喜歡,不但帶回日本,每個月還固定訂購並在日本銷售。後來也有許多觀光客在賣場挖寶到楊爸的豆子,買回去當遊覽寮國的伴手禮,甚至韓國還在旅遊導覽手冊中推薦楊爸的豆子。     楊爸一開始也不知道咖啡的市場,只是憑著一股熱血矇著頭做,之後咖啡廣購歡迎了也不知道,還是後續旅客告訴他,才知道自己的咖啡豆受到許多國家的肯定! 苦盡甘來的人生,在烘豆中真正圓滿     「大正陪著我去買這台咖啡機,真的好好喔!」拍著木易多商行的烘豆機,簡單的一句話,其實道盡過去辛苦的人生。     彼時跟著那台二手烘焙機,在炎熱的房間裡戰鬥。過度艱辛的生活讓楊爸身體亮起紅燈,檢查後竟是淋巴癌。楊爸幽幽地說:「過去總是只是埋頭一直做,但現在回想起來,養魚也好,咖啡也好,這一年的化療與標靶治療也是,真的好辛苦喔,不會形容的辛苦。」     再苦也是為了家!但當時兒子大正,在獨立音樂資源稀缺的時候,即使跟家裡斷絕關係,也堅持要走上音樂的道路,讓楊爸心痛以及不解。就像一般的父母一樣,總是希望兒女們能擁有輕鬆愉快的人生。     談起兒子的樂團,除了「長途夜車」訴盡了楊爸從異鄉歸國的心情。楊爸另外還推薦了「頂樓天光」、「悲歌」。一首寫著在異鄉打拚的孤寂及艱苦,一首則是聽見了兒子在家庭與夢想間做出選擇的悲痛心情。這些音樂創作的出現,彷彿彌補了這半年父子間缺失的溝通,楊爸的想法開始轉變,他開始支持大正的選擇,因為人生是孩子自己的,應該要讓孩子自己選擇。就像楊爸也是勇敢的選擇自己的道路,扛下所有的磨難,然後融合出「寮原咖啡」。     現在的楊爸,感到幸福的時光就是用這台跟兒子一起挑的烘豆機炒豆子。苦盡甘來的人生,回到家鄉跟兒子一起打拚。希望讓寮國咖啡純淨豐盈的滋味,推廣給更多人知道! 目前寮原咖啡在官網上推出1+1優惠,只要在官網上選購寮原咖啡的商品,楊爸都再加贈手沖包給大家嘗鮮。 市面上寮國咖啡豆已經較為少見,加上寮原咖啡是楊爸旅居數十年對寮國、寮國豆子的深厚感情及經驗,才有的獨到烘焙,真的建議在1+1的優惠期間入手嘗鮮! 前往購買:https://pse.is/3pk4z3 註一:結夏節指的是在印度雨季期間內,出家人停止到處雲遊三個月,安住在一固定住所精進修行,度過雨季的制度。信奉 佛教的寮國等地在這段時間也會減少經濟及節慶活動。 註二:炒豆子是烘焙咖啡豆。 文章導覽  
2021-10-19

「魔鬼藏在細節中」訪滅火器20週年主視覺設計師-黃顯勛

文|陳奕安 圖|黃顯勛、火氣音樂提供 去年,滅火器迎來了重要的二十周年,並在年底於故鄉高雄9號碼頭舉辦了「On Fire Day 2020-Fire NEXT 新篇章:滅火器20週年演唱會」。二十年來的心路歷程,濃縮在幾個小時的演出中,用三十多首歌曲,呈現給上萬位歌迷。 一場令人沉浸其中演唱會,不只用「聽」的,也要用「看」的。 除了要在事前激起歌迷參與的想像,更要在演唱會中如實傳達音樂人的意念,讓歌迷產生共鳴──這就是演唱會視覺存在的意義與目的。 演唱會視覺獨有的浪漫 作為滅火器20週年CI設計、演唱會主視覺的黃顯勛,無疑是這場盛大饗宴的重大幕後功臣。 畢業於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當時念的領域是字體研究跟特殊印刷加工,後來的工作也跟產品設計相關,因此黃顯勛對於量產與開發流程自然非常熟悉,並認為整合這些專業在視覺上會有很吸睛的效果。 黃顯勛以及他的團隊跨媒介涉略非常多的視覺範疇;近年更積極參與公部門美學推動,例如與國家發展委員會聯手打造《國家科技新創品牌》,也受台灣設計研究院與經濟部工業局、交通部公路總局跨部進行《北花線》公運美學的品牌計畫與美感教科書推動等等。 這些不同領域的經驗都是在做「傳達」,只是醞釀的時間跟前端調研會花比較久的時間,受眾也相對複雜;相比起來,演唱會視覺需要在短時間內捕捉音樂人的意念並激起歌迷參與的想像,這點顯得比較浪漫。 談到如何開始接觸樂團品牌識別、演唱會主視覺與周邊產品設計,黃顯勛的答案其實很簡單:「最早開始是幫一些玩Indie music的朋友做設計,常常一起實驗做一些不同材質結合很酷的東西,因為為這種合作方式給與創作非常大的空間,從不覺得像在工作,就也一路默默(玩) 到今天。」。 設計師應該要先成為一名粉絲 這次演唱會,紅藍兩色為主軸的設計非常獨特,除了令人印象深刻,也使歌迷能夠很快地與這次演唱會做連結,成功達到了「品牌識別」的目的。 所謂的「品牌識別」,可以說是透過「設計」來形塑集體意志,通常是樂團商標或是延伸的視覺logo、訂定專門識別色甚至是具體的「物件」等。 黃顯勛認為,「識別性」是打造品牌識別最重要的事情,能否透過這些識別傳遞樂團精神、累積樂團故事甚至支持未來的發展,都需要不斷的溝通。 「所以設計師應該要先成為一名粉絲,深入了解樂迷的屬性以及共鳴的語言,有點像是談一場談戀愛?像這次滅火氣2O週年的企劃,一開始就以 #屬於你的一句歌詞 做前導,在社群上的效果就非常好,文字是有聲音跟記憶的,這樣的識別連結歌迷會感同身受,是很好的案例。」 透過視覺,傳達樂團的精神 有了品牌識別作為鋪墊,演唱會主視覺設計便更能傳達出此次演出的精神。 黃顯勛也分享,作為一個演唱會的主視覺設計,所涵蓋的工作內容具體有哪些:「就像執行品牌規劃一樣,主視覺作為整個演出的形象統籌,除了畫面視覺設計之外,包含標準字(還有授權應用字型)、標準色、直橫式等不同版型的規範都要清楚定義,因為之後這些設計元素可能會應用在不同的媒介上,例如宣傳網頁、動態社群、APP、舞台設計、周邊商品設計開發等等。」 演唱會主視覺最重要的任務,便是透過視覺的設計,搭配歌曲聽覺的傳遞,兩者環環相扣,讓觀眾整體的體驗一致而融洽,並全心享受於演出中,甚至於演出後將這場表演深深烙印於心中。 更重要的是,能夠精準傳達演唱會的精神。 「能不能傳達樂團的精神與企劃主題是非常重要的,必須成為團隊的一份子,另外更大的壓力來自於必須透過設計的整合與引導將形象提升。以滅火器20週年為例,對於這麼豐厚的歷程與回憶累積,設計的切點就是拉大形象格局,把來自土地的情懷使用現代設計語言更大器的呈現,企圖展現更成熟國際的樂團風格。」 將演唱會的感動永遠保存 而在一場演出中,周邊產品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它能夠將精神具象化,讓觀眾將這次演出的感動永遠保存。 周邊產品的設計,與主視覺設計有密切的關聯。有時候像音樂祭的製作物達數百樣,這時候統一標準的視覺規範就更為重要。設計師的角色更像藝術指導,必須主動參與每個環節檢視並維持製作物的設計品質。 「周邊產品會跟企劃端緊密討論,因為除了設計創意外,更多得考量時間製程、成本與是否契合樂團的精神與演唱會主題。」黃顯勛以滅火器20週年做舉例:「主要是先從戶外演唱會的體驗出發,也因為視覺形象全面提升,特別讓紀念週邊也像是滅火器的自有潮牌、潮服概念,結合不同的插畫師共同合作,以outdoor風格進行規劃,包括毛巾、T恤、帽T、飛行吊牌鑰匙圈、布標等,還特別跟ZINIZ聯名滅火器20週年限定夜光『滅火器』等彩蛋商品,另外也因為疫情防治特別製作了『口罩』也是屬於非常獨特的紀念。」 設計應該包融在音樂概念之中 從早期追蹤滅火器的音樂,到因緣際會設計了「再會!青春」專輯裝幀,再到今日擔任滅火器20週年的主視覺,黃顯勛與滅火器似乎有種特別的緣分,也有種相知相惜的信任。 「以臺灣有這樣的創作者為榮,好像一路伴隨著我們成長的記憶,真實的從土地長出來具有爆發力的原聲。」黃顯勛這樣形容他心中的滅火器,並對於這次的合作非常謹慎:「能夠參與並回顧滅火器20週年紀念的設計企劃,最大的挑戰來自於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刻紀錄,該如切入企劃、該以怎樣的形象繼承過去,並迎接全新的下一個階段。」 而對於在這次設計滅火器20週年的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時刻,他不假思索道:「最深刻的當然是跟火氣音樂同事、滅火器團員一次提案就過關的瞬間,還有親臨演唱會現場演出,真的是非常感動!」 同時,他也希望若未來彼此都仍然在堅持,下一個十年、甚至下一個二十年都還能跟滅火器合作 。 豐富的經歷,創造出獨特且深刻的作品 「多觀察、多體驗,豐富的經歷才能創作獨特且深刻的作品」是黃顯勛一直忠實著的信念,也是他想對欲踏入該產業的後輩所說的話。 就如同他所說,黃顯勛的創作靈感來多自於日常的體驗。假日他喜歡涉略跟工作無關的內容,讓自己完全抽離到另一個狀態,這個跳脫(放空)再回顧的過程,或是說意念的收放之間,靈感常常就會不經意發生。 最後,談到自己是否有對於設計的「堅持」,黃顯勛淡然卻堅定地說:「魔鬼藏在細節中。」 -​ ▲ Fire NEXT 新篇章:演唱會全紀錄 成團20年相揪萬人返回故鄉開唱 屬於我們的那個晚上,影音濃縮成一只輕巧的USB。 ⇢  08/01 中午12:00開始預購 ⇢  08/27 開始出貨 ⇢  售價:預購$1,520 原價1,680 ⇢  前往購買:https://pse.is/3lmkrv
2021-08-16